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瑞金】围巾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不知道在写什么但是我尽量一小时内写完吧我居然赶上了这次活动受宠若惊啊我一个手残努力写的完吧

*上句话没断句感觉好拗口啊

*不知道写了什么凑合看吧……大概也是个废铭了

*我在写什么,我在干什么
















        幼年的孩子都喜欢冬天,倒不如说——金喜欢冬天。

        柔柔小小的六瓣花瓣漫天飞舞,闪耀着冰的色彩,反映着光的温度,像是代表了正如金这般年纪的小孩子的心意一样,它们玩着游戏,会落在他的鼻尖上,在被那软软的小手抓住之前迅速融化。

        「哗——!」

        天气有些冷了,但他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东西。身后的自家姐姐可能也会迈着小碎步拽着他的外套追着他,然后念叨着小孩子的身体素质和发育期间的注意事项,絮絮叨叨像极了一个小大人——即使她也还是个未长开的少女。

        天真的小孩子只是吐着舌头跑远,嘴中不住的发出惊奇的喧哗。身上除去了臃肿的外套,那较为单薄的毛衣除了有些大之外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甚至行动会更方便一些,让他的一些恶作剧可以得逞。
        会笑,会闹,这大概是孩子的天性,但在金的身上却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他像是不会疲倦一样,小脸上的笑容就足以抵御一切寒风——哪怕是自娱自乐,他一样可以玩的乐乎所以。

        「金——!」那少女有些发急,柔和的嫩绿色发圈把她长长的金发绑成两个马尾,点缀着细碎的红色小花,她的头发跟着她点头的举动一跳一跳的,可爱极了。但秋可能暂时的顾不上这些,天色渐进昏暗,而自家幼弟却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这让她有些着急。

        公园中长长的企鹅滑梯是孩子们的乐园,但金不在那里。

        跑去哪里了呢?饶是少女想破了脑袋也得不出结论,最终只是扬扬手中的外套,冲着同行的格瑞打个手势,两人分头寻找。

        七八岁的孩子总是会用自己惯性的幼稚思维去考虑问题,金也一样,会用自己独特的、有些笨拙的思想去考虑一些事情。比如,突然的和姐姐,和格瑞开始捉迷藏游戏。大不过十二三的女孩子怂恿着邻家小孩开始羽毛球比赛时,金早早的踏上公园的小道,一次又一次的钻进旁边的灌木丛。
        不怕,反正,天还没黑,而且如果发生了些什么,姐姐会找到他,格瑞会找到他的。
        他如此坚信着,蹲下自己的身子,靠在一颗有些发凉的树干上开始神游。

        晚上吃什么好呢?上次格瑞塞给他的糖也不知道是在哪里买的。
        姐姐和格瑞谁更厉害呢?当然是姐姐啦!但是,格瑞可是也不弱……明明就是姐姐更强……?但是格瑞也很厉害……

         ……好冷。
        再次回过神来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周围静悄悄的,哪怕是身后的小路上都没有了前几分钟时略微嘈杂的声音,金突然的,有点慌。

        「……」


        格瑞现在有点想骂人,噢,但是得有基本的风度,哪怕还是个小孩,哪怕只是自己一人独处时,也是一样。
        秋姐和自己走的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如果那边没有金,那她一定会返回来这里的,那把宝贝弟弟视作一切的少女如果开始焦躁起来,可能会一根根拔了这片树也说不定。
        ……所以自己也得加把劲找那个笨蛋才行。

        「金?」
        拨开低矮的装饰树的叶子,金不在这里。

        「金……?」
        爬上大石的顶端,金不在这里。

        「……」
       金不在这里。

       突然的,他心跳的有些剧烈,夹杂着恐慌,夹杂着颤抖,周围只有特意布景的树木,羊肠小道和发着光的湖面。
       一切都和一开始一样,
       只是金不在这里。

       这些捉迷藏玩的时间有些久了。
       躲藏的小孩开始扶着一个个冰凉的美化树往回走,但大概是天性使然,他总在一个地方绕圈子,磕磕绊绊几下之后,最开始不屈不挠的伟大志向哄然熄灭,金抱着膝盖,慢慢蹲了下来。

       真冷,有些后悔脱掉外套了。
       姐姐在找自己吧?格瑞也是……说不定格瑞会生气的?怎么可能呢,格瑞可是个超级温柔的人啊。
        ……大概吧。
        真冷,想睡觉。
        想吃东西,什么都行。
        想念床上的企鹅玩具,那是企鹅滑梯建成之后自己特意缠着姐姐买的。
        怎么他们还没找到他呢?


        不知道混混沌沌着脑袋想了多久,金抱着膝盖,脸埋在臂弯里几近要睡着,游离在自己的意识边缘时,他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像是摇篮曲一样的呼唤。
        「金……」

        「……」他几乎是瞬间就清醒,瘦弱胸腔里积压的近几小时的委屈突然爆发,泪珠夺眶而出,滚落下脸颊,滴答在地面。
        「格……格瑞……!!!」

        当一只手伸到他面前时他就已经喊出了声,格瑞温热的手包裹住他的,小少年细细的胳膊环住友人的腰部,狠狠的把脸埋进他的肩膀,开始抽抽搭搭的倾诉着自己的苦衷。
        话还没有说出几个字来,身前那人已经凑上前来,用力的抱了抱他的脑袋,然后,脸上触到了什么绵软的东西。

       白色的针织围巾,一条怎么看都不可能会和格瑞搭配的围巾,此时正在被他解下来,然后一圈一圈的绕到金的脖子上。

       手握住的温度,颈间有些让人发痒的触感,那人的背影在自己身前,可靠而又让人安心。

       「格瑞……」





        纵使在多年之后,金想起这段过往的回忆,也会觉得让人发笑——即使是金。
        当初的小小少年个子长高了不少,会独自的做一些事情,对于一些问题也可以很好的提出自己的看法,他此刻撑着半边脸,眼睛盯住面前那人。

        「那时候,为什么是格瑞先找到我,而不是姐姐呢?」

       那白发的青年闻言,只是转过了一边脑袋,缓慢的向他靠近,像是电影中可以被压小的声源一样,金听见了那人鼻腔里发出的轻声笑意。咕噜咕噜的打着颤,却又把他牢牢的锁住,像那时满天飞舞的六瓣雪花,耀眼夺目,却又不失淡然。

       「用一条围巾套住了一个人,那也算值得。」

      一吻落下,答案皆已明了。

——end——
啊啊55分钟,有点感动,我还以为我就能憋出两三行
我在写什么
希望我写的这些不明所以的东西能让你们感受到瑞金的美好
希望是有啦——!!!哭着

评论

热度(56)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北铭有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