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雷卡深夜极限60分】皇冠与物

*选择题材【皇冠】,这个莫名戳我心

*题目瞎编

*我到底几天没写东西啦!!?

*我流雷卡,捏造有,ooc有













         「你是叫卡米尔?」

        夏日蝉鸣融化在空气中,伴随着嘈乱的杂音和让人心烦的细碎低语,那个人就那么突然的——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带着傲气的笑容,眼瞳中盛满了星星。

        「我来接你回家。」


《《《


        突然离开从小住到大的地方多多少少让他有些不习惯。带着另外一个自己都不知晓的身份,跟着身前那人的脚步,卡米尔就这么被带来了这华丽的王宫。

        日子和以前相比算不上好过很多,流言蜚语,质疑讽刺,和他以往遭受着的毒打并无两样,难以察觉的暴力一下下的捅进他的心底,这小小少年最终只是抿起嘴唇,不语。

        “私生子”是什么?很惹人厌烦吗……?

        他垂下眼睑,即使是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周围的人对他的看法为何会如此恶劣。思来索去,最终只是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什么都没有去做就得到入住这里的狡猾的人”的定义。他抱起手,却突兀的想到了那句话:

        ——我来接你回家。

        空气中的细碎杂音戛然而止,卡米尔回头望去,窗户的某一角恰到好处的响起了咄咄的声响,一长——一短——一短——再一长。

        他揪紧自己衣服的一角,目光却已经飘到了门口。





        通往雷狮殿堂的楼梯很长很长,每一个台阶都映满了金色,脚步一下一下的踏上去,发出的清脆声响回荡于此——意外的有些好听。

        卡米尔绕过退行的女仆,悄悄的从小门溜进去,照着先前窗沿边那声响消失后留下的字条,一溜小跑,踏上台阶,推开大门。

        「哟,来了?」雷狮拉过自己红色披风的一角,伸手去抓卡米尔的脑袋,把自家弟弟的头发弄的乱糟糟一团后终于停手:「下次别那么偷偷摸摸的,直接进来就行。」

        雷狮的寝室比他大了许多,那少年皇子此刻又坐在面向户外的阳台上的圆石上,一晃一晃的晃着腿,背对着满色星光——今天天气很晴朗。

        两个人悄悄的约定来一起玩已经不是第一次,卸去平日的伪装,卸去平日的一本正经,现在看来,似乎相处着的真的是单纯的兄弟二人而已。卡米尔用勺子挖起一块蛋糕,眼睛却注视着前方。

        雷狮单手撑着脑袋,看向窗外,红色的披风即使在夜色的打磨下也没有失去几分它该有的颜色,夜风吹起那人的几缕发丝,精致的皇冠稳稳当当的扣在脑袋上。

        「……」
        「……」

        「在看什么?」

         寂静中突然划起的提高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卡米尔放下勺子,顺着雷狮的目光看去——点缀着这大理石露台的铃兰花正在微微晃动。

         「殿……」
         「叫大哥。」

        「……大哥。」
        那人把眼睛转过来直溜溜的盯着他看。卡米尔缩了缩脖子,有些慢吞吞的询问着:「我和其他人不一样吗?」

        难道不一样吗?
        应该是不一样的。

        即使是身处那样下层的地方他却依然明白些什么东西。母亲对他说起一些事情时向往的神情、在街道上偶然看见的那盛大的游行展示、以及在最后对他说出了些什么,并握起他的手的所谓的大哥,这些东西都是不一样的。
        卡米尔不知道自己身处的星球的本样是什么,年幼的小孩只是默默收敛起自己的模样,不动声色的看着周围人的态度。

        应该是不一样的。

        侍女背后的闲谈完全没有顾忌过他还在场,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让人不舒服的词汇涌入脑海。在大哥面前和在他面前,完全是两个模样。

        应该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
        但是,他却这么回答了。

        卡米尔抬起脸来,目光似乎是穿透过雷狮,眺望到了那片星海。真漂亮,和他的眼睛一样璀璨。

        雷狮只是看着卡米尔有点发呆的表情,沉默几秒钟,接着抬手扯下皇冠,随意的丢到一边去。

        「你听好了卡米尔。」
        「你和别人没有哪里不一样。」
        「你可是我弟弟,怎么可能会差劲。」

        少年皇子拉过幼弟的手,拼命的踮起了脚尖,伸直胳膊指向那夜空中的某一点。绕过了森林,绕过了宫殿,他的神情向往无比。

        「雷王星太小了,我的目标可是整个宇宙。」
        「总有一天我会到更大,更广阔的地方去。」
        「到时候,卡米尔你跟着我一起来吧。」

        夏日蝉鸣融化进空气中,混杂着细碎呓语和那人眼睛中盛满的星光。卡米尔用力的回握,眼睛中落下的却是他的身影————

        「好的,大哥。」

——
勉强赶上,结尾真仓促。
强行扯题,我在写什么。
顶锅盖逃跑。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