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雷卡深夜极限60分】双

*真的我一开始是打算睡觉的可是

*妈耶这个【虚假】的题目突然有点和我近期想的雷卡的还没有扩展成完整剧情的一句话有点迷之合得来啊!!!!

*我早睡的目标又得推迟几百年了看来

*ps此章ooc严重,避雷注意。很没脑子,我困得要精神失常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我我我我我……

*这里把卡米尔新旧设都拉出来了,雷卡依旧兄弟设,雷鸣大概就是固执的把雷狮认做他多认识的那个雷狮的可怜的有点黑(但是绝对没有银爵黑)的人吧……这个没脑子的故事大意大概就是雷鸣取代了(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已经)死去的卡米尔而得以待在雷狮身边的故事,后来应该就是团灭了(划)

*时间线错乱,如果看不懂请随时手动打爆我

















        他的意识是一片无止境的深海,仅存的一点氧气化作水泡散去那逐渐模糊的光亮之中。他听到有人在喊、在叫,那人的声音如此焦急,有些嘶哑的音调一次一次冲击耳膜,撞入大脑。

        为什么呢……?
        为什么会如此的着急……?

        “我”对你来说——卡米尔对你来说,是这么重要的存在吗?

        他闭上眼睛,任由身体沉溺进海底,任由气压冲撞,就连缓慢游过的成群结队的鱼也只是悠闲的摆着尾巴,未曾给予他任何的怜悯。

        啊啊,声音好像有点清晰起来了。


        ——「卡米尔!!!!!!!!!」


         无人回应。









《《《




        海底鱼是向往着天空的,就像天上的鸟儿渴慕着海底一样。浅浅涩涩的憧憬可能会是由心底而发的,它们向往着,也哀痛着,最终却不得不接受命运,海底鱼囚禁于海底,空中鸟被锁在天空。

        但雷鸣不那么想。

        就算是海底鱼,是空中鸟,它们会痛苦,无非就是它们的所求太多,完全不去对身边的事物予以理会罢了。

        雷鸣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可怜的鱼,没有海底的氧气是活不下去的吧?他情不自禁的深深呼吸一口空气,陶醉般的抬起了脸颊——若是可以辅佐雷狮,那他无论如何都是幸福的。


        但是,幸福突如其来的,就被那样子打破了。

        即使小心谨慎到那样的地步却依旧遭到人暗算,昏昏沉沉的再次醒来时身处之地却早已经离开了他在陷入昏迷前的峡谷。清晨的露珠混杂着草屑的好闻的味道一个劲的往他鼻子里钻,但雷鸣却顾不得抹去脸上仍旧残留的血迹,他扭过头去,周围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

        内心的惶恐还没来得及爆发,肩膀便被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所熟悉的那张脸真真的印在他的眼睛的那片颜色里。

        「哟。」

        雷鸣抬起脑袋,他有点想笑,但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平平淡淡,眼睛里却闪起了喜悦的光芒,然后,那光芒随着那人的下一句话而凝结:

        「哧,你看到了吗,长得和你有点像,你说是不是啊?」
        「卡米尔。」

        那与他别无二致的红围巾少年轻轻点点头,全然盖过了他苍白的面颊。



        「嗯。」




《《《



        雷鸣还记得的,曾在雷王星时,自己所立下的将来辅佐雷狮的豪言壮志,却从没有想过,这位置竟有一天会被别人取代。

         「你叫什么……卡米尔二号?」
         「我是雷鸣。」

         他坚决的如此回答,脑袋却不由自主向那白色围巾中埋了一下。

         是大哥,可是又为什么……

         剩下的回答却已经听不见了。


《《《


        我愿为你而献出一生。
        他比着口型,但最后只是深深的把脑袋埋进臂弯。

        那个红围巾的人是谁?是敌人的幻术?是他们遭遇的那暗袭中那帮人策划的一部分?为什么雷狮不记得他?如果说,“卡米尔”是谁的话,那么反过来就得问——“雷鸣”又是谁?

        他说的不应该是雷鸣像卡米尔,而应该是卡米尔像雷鸣才对。

        但是……
        他还记得卡米尔。
        而不是雷鸣。


        悲伤,痛苦,绝望,以及,知恩图报。
        雷鸣却记得一清二楚。

        比如说那旁支的小系中,在那些欺凌他,看不起他的人里面,只有雷狮是向着他的;比如说那昏暗的黑夜里,在那些阴沉沉的,透不进风的日子里,只有雷狮是对他笑着的。就连凹凸大赛也是一样,是他随雷狮出行,两个人一起踏上征途的。

        但是,为什么现在在商量着计划的是一个冒牌货?为什么他可以心安理得的坐在那个位置?为什么就连面对着他也一样,他可以这么否泰自安?

        取代?根本谈不上取代,那只是去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已。
        嫉妒?根本谈不上嫉妒,那本来就是自己的位置而已。
        还是说,别的什么?


《《《


         剪去稍微比他长一点的头发,衣物的细小装饰也要注意。
         换去贴身挂戴的白色围巾,红色也会很适合的。

         「……哟,卡米尔……还是雷鸣?」

         他却在微笑:

          「说什么呢。」

          「我是卡米尔啊。」



《《《


           无人回应。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