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雷卡】游.8

*我们国庆就放一天我的妈耶

*我想睡八天,真的

*但我明天就得走,真的

*我觉得离卡米尔发现雷狮就是狂战士游戏角色号的操纵者这个剧情应该不远了……应该吧,依旧是ooc的不行,避雷注意

*我觉得《游》本身就是一群网瘾少年的故事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bu

*欢迎收看雷卡的甜蜜一日约会(bu
干脆开个相关论坛体好了,名字就取《我不小心带我弟弟走错店了怎么办》




















        直到一把冷水泼到他脸上他才开始有些清醒,混沌的大脑迷迷糊糊的记起了前不久雷狮曾说要带他出去吃冰激凌的事情。慢吞吞的抓上帽子,穿好衣服,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几缕阳光慵懒的映在他身上,卡米尔有些发怔,但雷狮已经穿戴完毕,套着他穿的次数最多的那件白色外衣,伸手拉开了大门。


        外面天气很好,从住所开始到大道两边的树木,到处都散发着让人暖和的舒服的感觉。 雷狮看起来心情不错,双手插兜走在最前面,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子。卡米尔跟在后面压低帽檐,放下手时不自觉地揉揉肚子——昨晚的迟睡似乎让他有些着凉,或许再加上根本没怎么吃东西的缘故,他的胃部做出了轻微的抗议。


        眼前只捕捉到那人模糊的背影——真糟糕,眼睛有点酸痛。


        他沉默的一个人思考着,思绪却在那模糊的背影上逐渐清晰明朗起来——上次两个人一起这样结伴而行,悠闲的度过散漫的一天,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

        那似乎还是他初中的时候的事情,那时候他们两个人似乎也就读同一所学校?少年雷狮似乎与现在的雷狮并无二致,倒不如说那狂傲的性格随着年纪的增长更加的变本加厉。仔细算起来……从那个时候起,那建筑物中已经只剩他们两个在住了。

        那时候自己似乎还是乖巧的,而现在这般让人无可奈何的奇怪的感情还在心底压的严严实实,种子依旧是那未发芽的种子,浸泡在甜腻腻的内脏里,顺着五脏六腑,沿着那不正常的跳动的心脏,一点一点的攀爬出芽,开花,绽放。

        ……是什么时候彻底爆开的呢?
        现在一直沉溺的AW也是,究竟能给自己带来多少逃避的时间?
        他总有一天会面对些什么东西,像是那些看着雷狮的赤裸裸的热烈的目光,也像是自己眼藏不住的感情。


        但是,如果……


        「在想什么呢?」

        那句话还没有被完全传入耳朵过滤一遍大脑,自己就已经撞上了那人的后背,抬手本能的按住滑落出去的一檐帽尖,把它及时的重新固定回脑袋,卡米尔就这样抱着头,眼睛却不住的稍向上看。


        「大哥……?」

        但雷狮只是笑笑,竖起拇指向身前那侧指指,同时也把身子向旁边移移,以便露出那建筑物的全景来。
        「我们到了。」



        店内的装饰让人心情愉悦极了,干净整洁,蓝与黄的版面重叠交织,装饰画两侧有凸出的摆放柜,女孩子风格独特的小饰品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也只是这时候他才开始觉得有一点不对劲——是很不对劲。

        店内人不算少,但形形色色的男女们似乎都是有一个共通之处,与他们二人比起来这个地方就更加的引人注目,卡米尔轻轻咳嗽一声,但雷狮却毫无自觉,径直走到一个没人的二人桌前就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下,再也没看周围一眼。


        「……」


        卡米尔沉默着——他自始至终都没怎么发表过感言?他沉默着,慢慢的走到雷狮对面,然后坐下。

        他应该说什么好?在这个不管怎么看都是约会圣地和闺蜜聚集的小店里,两个男性同时同队出现怎么想都很奇怪。卡米尔别过头去,努力让自己对那面落地玻璃窗产生兴趣。

        即使是面对接下来的点单雷狮也依旧不肯抬头,期间像是有谁发来什么重要消息一样,他眯着眼睛,随手把甜品单丢去一边只是指指卡米尔说了一句和他一样之后,就一个人安静的敲起手机屏幕来。


       「……那么,两份芭菲。」卡米尔拽拽围巾,努力无视身侧店员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张嘴生硬的回答着。


       雷狮在敲着屏幕,索性他也直接划开界面打算打打游戏,但在游戏方面从一开始他也只接触过《Aotu☆World》一款网游而已,手机中的软件除了必要的常用测题和系统默认之外别无其他——但这并不妨碍他做点什么事情给自己解解闷。

        手机终端连接AW的好处似乎就需要在这时候体现,画面忽闪一下,会话窗口已经自动跳出来了——是小队窗口,不出所料应该又是之前的话题——这么说起来,他还得去找金串串口供,想想后面的措辞呢。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雷狮的方向,然后才把脑袋低进了屏幕里。

————————

【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我靠白蛇,我靠草莓蛋糕,还有狗,你们给我出来!!
【白蛇欺诈师】:在~
【不能当狗来用】:老大,咱们今天是要打谁?
【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算了,要你没什么用,狗你继续去练你的级,刷不到赤剑就不要回来。
【不能当狗来用】:为什么????我的职业是格斗家啊!怎么看都得应该是增强肉体技能啊!
【不能当狗来用】:而且赤剑那不是剑士和刀客这类人用的东西吗!!
【不能当狗来用】:那还是火系的,我是土系啊老大!!!
【不能当狗来用】:老大!!

————————

        下一个瞬间一行短短的小字出现在底部,但听惯了系统提示音却没有响起,【不能当狗来用】被【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暂时的撤离了发言,卡米尔沉默一下——他原以为那狂战士应该是会继续昨天的话题,着手讨论接下来需要应对的问题。但现在他的行为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

【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我不小心走错店了怎么办。
【白蛇欺诈师】:呀,会长,这事儿你不应该去AW论坛那边去看看吗?各种各样的办法都有
【白蛇欺诈师】:上次我就看见一个说直播复活希特勒的
【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
【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白蛇。

————————

       下一刻会话窗口就已经撤退,在界面上消失的干干净净。

       「……」

        他们三个是在干什么呢?


        向拿东西来的店员小姐道了谢后他安静的拿起勺子,撇去杂七杂八的不谈,这里的气氛到是很适合惬意的去消磨一杯下午茶。

        随着勺子的动作他的思路也习惯性的去拓宽:小队之间的事情,和金的串词,如果没记错不久后有一场统考他多多少少得去提醒一下雷狮,AW里面的恶意注销账号事件……不知不觉中近来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自己该处理的,不该处理的,最终全都揉在了一起摆在他面前。



       以及——「草莓,叫声大哥试试看?」

       「噗……」
       卡米尔及时握紧了手中的勺子,这句突然蹦到脑子里面的话让他小小的呛了一下,或许是察觉到他这边的举动,雷狮抬起头来,穿过芭菲那好看的颜色望向他这边,卡米尔捂着嘴,摆手示意没有事情,那人才重新低下头去。

        那狂战士的话让人真是不习惯。卡米尔迅速的向雷狮望过去一眼,然后迅速的把目光移开,抬手重新搅动勺子。

        那狂战士的声音应该是健气一点的青年音……硬要说起来,也可能会显得深沉一点?对声音的猜测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完的。卡米尔咬起勺子的一角,又忍不住向雷狮那边望过去,然后再不动声色的把视线转移——那人已经叼起一根吸管,带着一种无奈又焦躁的表情,他似乎是在给什么让他难办的人发消息?那好看的眉头纠结一下又很快松开。


        雷狮的视线似乎只愿意定格在芭菲,手机,和卡米尔三者身上——看来这店内过于……清新的风格着实吸引不了他。这也是理所当然,冰激凌店或者甜品店,它们本身就是有意识的去满足女孩子们的味蕾,所以理所当然的,身为女孩子的大多数顾客,也只是把这里当做某种寄托自己梦幻情感的地方而已,他俩坐在这样的地方自然是有些格格不入,店员间的眼神交流只是看着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但每当卡米尔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她们又会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跑开。

        ……是不是被误会了什么?

        好吧,好吧。卡米尔低下脑袋,把思绪拉回到前几分钟前,他想他应该换一副耳机了。甜腻的冰凉感觉融化在嘴里,他突然想听听那狂战士的声音——没有沙哑的电音混杂,没有因机器故障而曲折原调的,那狂战士真正的声音。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