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雷卡】游.10

*双十一快乐,我处cp了

*这周居然依旧大放

*这章有点零碎啊总觉得会串……我幼稚的文笔根本表达不出来那种感情真是非常抱歉……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集训期。

       但在那之前是考前动员,大礼堂台上秃顶的男人还在举着话筒絮絮叨叨个不停,而内容无非就是“为校争光”“未来靠自己”之类的烂俗的打气语言,卡米尔坐在最前排,身旁的金拼命的睁开眼睛,这样的蠢动作保持了几十秒之后他索性直接放弃,在被困意压倒的前一刻,歪到卡米尔肩膀上的金色脑袋又被一只手及时的拉回来——但他另一边的格瑞只是给卡米尔比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理所当然的把那颗金色的脑袋固定在自己的肩膀上。

        「……」

        他试着把脑袋转向另外一边,雷狮的班级是发言方之一,而作为代表的那一个棕发青年此刻坐的笔直,不停在手中的记事本上写写画画,记录着校长多半的废话。他又歪歪脑袋,果不其然看见了那两条长长的发带。

        雷狮皱着眉头,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他也随意的将校服领子翻开,露出里面的高领黑色紧身衬衣,两条长腿不安分的晃动,时不时的和身后一个看起来关系不错的黑色皮肤的人谈笑几句,但更多时候他是目视前方,乘着他身前坐着的那棕发青年认真的当儿在他后背上乱涂乱画。

        嬉闹哄笑的模样完全不像一个毕业生所为。

        ……这么说起来,雷狮也要很快的离开这个学校了啊。卡米尔不动声色的将围巾提高几分,蓝色的眼珠盯着那人所在的那一个点。

        ——他会去哪里?
        ——大学呢?会考到哪里?离这里近吗?
        ——自己呢?绝对会是一个人住的吧……?

        脑海中的问题突然一个接着一个的抛出来,不冷静的质问和蠢蠢欲动的回答在脑内疯狂的挣扎,卡米尔垂下眼睑,右手板上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关节——不知何时开始的那轻微的颤抖却停不下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雷狮恰时的抬起脑袋,然后,不在意料内的,他抬起一只手,伸出四根指头,轻轻晃了晃。
        卡米尔愣了愣,旋即也学着他的模样,伸出四根指头对着那人晃了晃——这个举动看起来让那个人心情大好,他接着指指台上,勾着嘴角哼起了歌(从口型和周围人的反应可以看得出来,卡米尔想。),接着转回身子,没有再看这边一眼。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东西呢?」
        「习题册必须得带好。」
        「嗯?」
        「适当的带点食物可以补充能量。」
        「……喂。」
        「啊,还有这个记事贴……」

        「等等,等等……」雷狮抚上额头,一只手抵住卡米尔的帽子,刚刚握在手中喝了一半的运动饮料被丢弃在桌面上,瓶盖却还被他捉在手心——他抵住卡米尔的帽子,不知是在抱怨还是别的什么,他看着被打理好的背包,有些无言以对:「你在干什么?集训的是我啊?」

        「大哥当然会对自己的事情有想法,」卡米尔应着,他从背包中翻翻找找,最终夹出一张有些发皱的纸来,「所以,这是我的东西。」

        「你要去哪儿?」

        虽然已经这么问出话来,但他的目光已经随着对面人的举动定在那张传单上——不知被怎样的紧攥过的皱皱巴巴的纸上已经有些印刷出来的胶料开始脱落,右上角画着的一个(他觉得)很丑的面具标志——看到这里他就已经开始多多少少明白了什么,但当那“新闻部合宿”几个字落入眼底的时候他还是微不可见的“嘁”了一声。

        「合宿?这怎么没听你说过?」

        那日卡米尔可是帮他挑选实用书籍勤奋的很,怎么这么快就改变想法投入到那无聊的社团活动之中去了?雷狮皱皱眉头,「那么这个意思就是说,这几天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呆着?」

        「……大哥又不是小孩子,是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而且集训的过程也很累,即使我在家,也没多少见面的机会」他不觉有些好笑,就连语气都不由自主的上扬,「还请大哥专心投入到为这一次的统考的奋斗之中去……我一星期后回来。」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是社团里的活动,我也是临时才知道的。」

        「不能不去?」
        「我已经答应了其他人了。」

        「……啧。」他看起来有些烦躁,把卡米尔的帽子摘下来,手指渡着帽檐转了一圈后,又将它重新扣回他脑袋上,这件事情算不了什么大事,但卡米尔独自做出的这个决定却让他隐隐有些感到不爽。

        「?」
        「……早点回来。」

        心中的烦躁满满当当,他却无从发泄,雷狮皱紧了眉头。
        但他只是这么说了一句,后续无言。







        卡米尔其实是可以拒绝的——但看到代为传话的埃米苦着脸跑来时,手却自动的接过了那张传单——只因为“拍照技术不错”这个中肯的评价?还是因为金已经贴过来双眼放光的拉着他?都不是的。

        他很清楚,也很明白。
        即使是见面的时间会缩短,但那抑制不住的心情却在日益膨胀。绕是自信如他,也不敢去保证自己可以冷静多久。
        他明白的。

        时间是在雷狮集训开始的前一天。

        新闻部这样算不得很大的社团在外援方面竟意外的优秀,在那一天他们准时出发,雷狮只是皱皱眉头,一时教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要小心点。」
        「大哥才是,备考要紧。」
        「……」

        最终他们也没有再说什么,雷狮只是给他简单的比个手势,然后随着雇佣的巴士开远,他看见雷狮的身影逐渐缩小为一点,然后消失不见。


————————

【矢量箭头】: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莓!!!!
【矢量箭头】:我我我我我我现在这么多人我觉得有点事情得小声谈!
【矢量箭头】:卡米尔????

————————

        他歪了一下脑袋,撇了身后座的金一眼,那家伙正缩在自己的座位上,把手机捂的严严实实,或许是身旁坐着格瑞的缘故,其余的人即使是心存疑虑也都被那人的眼刀给瞪回去。卡米尔迟疑一下,然后回复——AW的方便之处似乎就是在这里,这点得重申一次——他迟疑的按下键盘。

————————

【草莓蛋糕世界第一】:……怎么了?
【草莓蛋糕世界第一】:如果不是什么要紧事,你可以迟一迟再谈。

————————

        而且就算是要紧事,怕也轮不到我来谈。他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金会在手机上以AW的联系方式和他谈论的话题多是游戏中的事情,但那大部分也是在格瑞不在没人陪他的情况下。卡米尔心里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法师和那刀客之间的等级差距,摇摇脑袋——就算是要紧事,去找那经验丰富的人来讲不是更好?而且也不需要去藏着掖着说话。
        毕竟格瑞玩AW的事情是人尽皆知的。

        真是奇怪。
        卡米尔摇摇脑袋,怎么回事呢?先是金的游戏姻缘身份在游戏暴露,然后便是稀里糊涂的将雷狮拉去了书店,明明发生的事情只这么一点,但他却感觉漫长的忘掉了很多的事情——比如海盗团正在苦手纠结着的,并未终止的那恶意注销账号事件。
        那根本就没有完。

        所以,当那一段话显露到屏幕上时,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滞了一下。


————————

【矢量箭头】:我和格瑞在游戏中被人偷袭了。
【矢量箭头】:似乎就是卡米尔你们那天讨论的那个东西。
【矢量箭头】:ID也很酷???
【矢量箭头】:名字叫做【Black   Hole】

————————





《《《

        卡米尔感觉有点烦躁。

        现在只是合宿的第一天,但他却开始有些怀念自己的房间了,不是很大,但是隔壁就挨着雷狮的屋子,已经用了些年头的电脑和键盘,甚至包括那破旧到发不出声音的耳机。他打开电脑包,熟练的输入密码,登录AW账号,当手指触及到那冰凉的环状物时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卡米尔转过脑袋,不知思考了些什么后,他的手绕过那副新买的耳机,转而抓起那副旧耳机,把插头插进电脑——他总觉得现在应该继续戴着这个。

        比较幸运的是合宿的分配中他和金共处一室,除了格瑞肉眼可见的怨气有些让人发愁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不方便的地方,起码现在,他可以坦然打开AW的界面而不必担心会被人看到的糟糕情况。

        「……你们遇袭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啊!格瑞来了。」

        金背对着他,手指不停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其实光看界面上那金色弓箭手向前飞扑然后张开双臂的举动就足以可以看出一个人对这些程序的熟悉程度。

        格瑞的刀客角色看起来比金的正常很多,亚麻色的斗篷(这看起来和金的款式差不了多少),右臂上绑着的一截绷带,一把高过角色脑袋的大刀背在身后。卡米尔向后靠了靠椅背,出声问到:「现在游戏中大赛的进度已经是开始了吧?如果没记错,现在的排名已经基本定型了?」似乎是知道自己问题的多余,他又补充一句:「你们的技能是什么?」

        金在那边头也没回,「我是“矢量箭头”,可能是因为有考虑我弓箭手的职业?是个远程技能呢,这么说起来,我姐姐的职业好像也是这个?姐姐可是很厉害的,AW这个游戏,她是制作人之一噢。格瑞的是叫做“烈斩”,嗯……毕竟是刀客……他是近战型玩家,卡米尔你呢?」

        「……叫做“无定之躯”,但是并不常用,我是近战法师——但在小队中大部分时间是出谋划策和补血的那个。」毕竟海盗团中的输出型玩家并不少,他在其中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

        几句简单的交流之后他们绑定了“路引”(注:暂时可以让不是一个小队中的玩家们查看对方位置),跟着地图中金移动的小红点进行行动,他似乎并没有什么规定的计划,总是会时不时停下来去进行一次和约定的人的小窗谈话,格瑞只是在原地抱臂等候,卡米尔则抬起脑袋,悄悄的看一眼那绿色刀客充满喜感的ID之后,又默默别过脸去,注意着海盗团四人小队其他三人的动向。

        当时间变换到十一点的时候,那狂战士的头像终于亮了起来,他往常的点开了小队窗口,那狂战士毫不客气的询问之中却隐隐透露出一股掩饰不住的倦意。


————————

【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都在干什么?
【不能当狗来用】:练级呢!!老大!
【草莓蛋糕世界第一】:会长。
【草莓蛋糕世界第一】:今日我不能前去和你们汇合,海盗团底层成员注销账号的凶手,我得到了一点信息
【草莓蛋糕世界第一】:我去调查
【不能当狗来用】:????那副本怎么办?????
【不能当狗来用】:本大爷就直接上了!!
【你是不是想被电一锤子】:哦?
【草莓蛋糕世界第一】:上次的那个四人小队会和我们合作
【草莓蛋糕世界第一】:就是排行榜第二的【哈哈哈哈嗝。瑞】那四个人。

————————

        他接下来便没去理会那闪动的窗口,思索着金先前和他的谈话,两个队之间的合作看来暂时是定型,至于海盗团那边——上次的宣言并无道理,他相信那狂战士的想法。

        只是……

        卡米尔转过头,感叹着金的路痴属性在游戏中连地图也拯救不了,他原以为这个小队中的队长会是强横一些,比如格瑞这样的人物,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职位的发起人居然就是金,几次的拐错折点一脚踏入寒冰湖之后,卡米尔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金……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那少年依旧定定的看着屏幕,「找凯莉,还有紫堂幻,凯莉人脉那么广,一定能知道那个ID究竟是什么来头的。」

        「噢。」

        把那句话反复咀嚼了几遍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有哪些不对劲,卡米尔手中操作着自己的角色前进,却不可置信的再次问道:
        「……见谁?」

        但金的语气却更加的理所当然:「找凯莉他们啊!」

        「……」

        脑海里突然显现出前一日在杂志上看到的那少女的笑容和访谈之中她的回答,卡米尔稍稍回顾一下,很快又抓住了不到十五分钟之前,金曾说的另外一句话——「这么说起来,我姐姐的职业好像也是这个?姐姐可是很厉害的。」
        ——「AW这个游戏,她开始制作人之一噢。」

        「……」
        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他却闭上了嘴,没有再继续考虑这个事情。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