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雷卡】致自己的道歉信

*梗源于一本书《外婆的道歉信》,表白外婆


*第一人称视角,啊感觉雷卡部分好少噢!隐藏cp嘉瑞不知道看出来了没有……









0.


外婆得了很严重的病。


「谁知道呢,那些家伙总是一种如临大敌的表情。」她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的情况,外婆习惯性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裤袋,但她的烟和打火机早就被妈妈没收上去了。大抵是想到了妈妈没收她的违纪物品时义正言辞的表情,她不爽的咋了下舌。「他们总是喜欢把一些小事给夸张的放大,搞得每个人都不好受。」


我沉默着,只是看了看她那已经输了半袋的液体,抿紧了嘴。


外婆得了很严重的病,妈妈和医生是这么说的,严重到没办法去密阿玛斯*——甚至是不眠大陆*的其余五个国家。当然啦,最有价值的东西都在密阿玛斯,其他的国家去不去都是一样的。


「亲爱的……」外婆突然放软了语气,然后看向我,目光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深沉,笑容也变得不一样了……或许是因为她没有露出她的大门牙?



「身为密阿玛斯的骑士,外婆有件事情必须要去托付给你。」

「什么事?我一定做得到。」

「外婆现在这个样子可没法出门,所以我想拜托你,可不可以去和那边的邻居去喝一杯下午茶?」


我抖了下肩膀。


我和外婆把离家最近的左边那房子里的家伙,称作“那边的邻居”。他们真的是非常的古怪,但是外婆似乎很喜欢他们,说什么“这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但是我还是忘不掉“那边的邻居”里面那个看起来像是哥哥一样的人,他的眼神真的是凶狠极了。


「为什么呢?你不能和我一起去吗?在你身体好了之后。」


但我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回答,外婆露出了一个很狡猾的笑。


「怎么,身为密阿玛斯的骑士,你该不会连一个人去和我们的邻居喝杯下午茶的勇气都没有吧?」



七岁的小孩是经不住这样的激将法的,但或许总有人会……?反正当时,我是非常的气愤。在密阿玛斯里,女孩子也可以做骑士,男孩子可以做到的事情,女孩子也做得到,况且,我是密阿玛斯的骑士啊!


「少……少看不起人了!」我嘟囔着,「我答应你,骑士说到做到。」


外婆再次露出了笑容,「谢谢你,爱莎骑士。」

她闭上了眼睛,却伸手把我抱了过来,独自喃喃着,「爱莎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的。」,然后她就睡着了,发出很响的鼾声。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大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吵醒的,我坐在原地,却感觉异常的平静。



外婆得了很严重的病。

所以外婆去世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外婆说过的。

但我还有答应外婆要做到的事情。





1.


“那边的邻居”是一对兄弟,哥哥叫做“雷狮”,而弟弟则被称为“卡米尔”。房子里面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住,在妈妈眼里,这是典型的坏孩子——谁知道呢,但既然妈妈这么认为,那她认为的就一定是错的,而妈妈就是外婆说的被现实冲昏头脑的倒霉蛋里的典例。


他们的花园里面有许多奇怪的植物,比起我家被剪的整整齐齐的植丛,他们的花园或许更像花园。


怀着自己都说不清的想法,我敲响了那户紧闭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很清秀的男孩子,他的眼睛让我想到外婆曾经拍过的海,纯粹至极。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呢?我形容不出来,鼓着腮帮子把脑海里面好听的词汇都搜刮了一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他似乎有些惊讶,但那惊讶里面绝对是有其他的东西在里面的,我不知道。但比起猜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更希望完成外婆交给我的任务。所以我应该说点什么?是“你好呀——我是你们的邻居……”还是直接一点去告诉他“我想和你喝下午茶”?


我不明白外婆为什么偏偏要我选择和这个屋子的主人去喝下午茶,但是外婆的话总是对的,她总能做对一些事情。这么想着,我也有了一些勇气。那是当然的,我可是密阿玛斯——那个最厉害的王国里的骑士,难道去发出和邻居一起喝下午茶的邀请,比暗影*还可怕吗?

况且暗影总是败在我的军队下。


「那个,抱歉,我……」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我的声音还是抖得厉害,下一个音节还没有咬出,我的话就被打断了。


「谁啊——」


自面前那个人背后传来的声音随意极了,明明只是单单的两个字的问话而已,我却忍不住的抖了抖肩膀,有寒意不由自主的爬上脊梁。


然后面前那个人被理所当然的圈在那个人的怀里,他看着我,笑了。

那是什么样的笑容呢?嘴角勾起来,绛紫色的眼睛眯着,他是有虎牙的,但此刻露在外面,更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这让我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在密阿玛斯时,那个关于呜嘶的故事*了。


我很没出息的,倒退了一步,然后哆哆嗦嗦的哭着,掉头就跑,没去理会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哥哥的担心的呼喊。



「唉……」

「嗤,小丫头而已。」

「大哥……!」




2.


发出下午茶的邀请失败了。

密阿玛斯的骑士当然会有做不到的事情。


今天是周末,我不需要去学校,我趴在自己小房间的窗户上,看着外婆的屋子发呆。外婆是个很厉害的人,她愿意带着她的外孙女半夜去爬动物园的栏杆,也从来会站在我这一边,而妈妈只会去频繁的找乔治叔叔。


“每一个七岁小孩,都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超级英雄。”外婆这么说。


所以外婆做了我的英雄,但现在爱莎骑士要做回外婆的英雄。


我木愣愣的看着妈妈匆匆的穿戴好,然后跑出门去,她没有看我,我知道,她绝对是去找乔治了。


剩我一个。

就剩我一个。


窗户外面传来了一阵杂音,我不由得扭头向外看去,我的格兰芬多围巾因此被滑落在地,我匆匆忙忙的把它捡起来,然后再次看向外面。


是那对兄弟。

卡米尔似乎在清理院子,而雷狮在捣乱。

至于我为什么能那么确定他在捣乱……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会吓哭一个小孩的家伙绝对干不了什么好事!!


我抱着胳膊重新趴好,卡米尔正捡着水管给他的花浇水——因为那一丛花看起来就很健康,也是很漂亮的蓝色,所以我断定,那绝对是他的花。雷狮只是懒懒散散的插着兜,脑袋左扭右扭,最后用力的靠在了卡米尔的肩膀上。

他似乎是讲了什么笑话?卡米尔僵硬了一下,无奈的继续低头浇他的水。雷狮倒是高兴的不行,我听见他发出了很响的笑声。


大概是我太全神贯注,卡米尔抬头,向我这边看了过来,然后礼貌的招招手。紧接着,雷狮也抬起脑袋来——

但是我把头低下去了,与那么凶的人对视,我还不如去对抗暗影。


暗影和雷狮哪个更可怕呢?在不眠大陆上,我会驱逐暗影,但雷狮却能把一个威风凛凛的女骑士给吓哭,所以,后者的力量应该是更强大的。


但是我得去和他们喝下午茶才行。

我答应了外婆。


扯过格兰芬多的围巾,我胡乱把它缠在脖子上,但这实际上并没有必要,现在根本就没有入冬,连说是秋天也只能勉勉强强。我一口气跑下楼,途中撞倒了小板凳,然后它砸中了桌子,打碎了妈妈最喜欢的一只杯子,但我没有理。


我要和他们喝下午茶。

但是雷狮和卡米尔已经回屋了,要知道,我根本没有再敲门的勇气。


垂头丧气的原路返回,我撞倒了人——说不上是撞倒,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一头栽进她怀里。抬头的时候看见了那个所有邻居里,我最喜欢的姐姐。她会给我糖果吃,也会对我温柔的笑,更重要的是,外婆也夸奖过她。

于是我也笑了,我说。


「下午好,安莉洁姐姐。」




3.


「要吃点糖果吗?喝什么……柠檬饮料怎么样?」

「好。」


我回答的十分简短,然后抬头看她。

她是个美人,妈妈也是美人,但美人和美人之间就是不一样。我喜欢接近她,但是却讨厌待在妈妈身边。


「密阿玛斯的勇敢的骑士……」她笑了,说的是只有我和外婆才懂的秘密语言,安莉洁姐姐那么叫了我,然后改成了普通话叙述:「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抱歉。」


像是突然想起了外婆去世,她急忙改了口。



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外婆还给我留了事情呀。


「我想去和卡米尔喝下午茶……如果他哥哥在场就更好了。」


安莉洁眨着眼睛,她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像蝴蝶一样。良久,她才问:「为什么?」


那是外婆的秘密……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秘密,但我觉得不应该说,所以我随便的敷衍着:「因为暗影蠢蠢欲动,我要挑战一下比它们更厉害的生物去磨炼。」


说完就后悔了,这个借口连自己也糊弄不过去啊。


「所以,我想,知道它们的过去会好一点……」


我想知道那两个人和我的外婆有什么交集,为什么偏偏是要和他们去喝下午茶,其他人不可以吗?面前温柔的安莉洁姐姐,或者是隔壁的格瑞哥哥,再或者……算了吧,比起嘉德罗斯,我更愿意去和这对兄弟喝下午茶……


很没出息的这么自我脑补着,我大口喝了她为我准备的柠檬饮料。


「我想知道,外婆和卡米尔哥哥他们……有什么联系吗?」


雷狮和卡米尔是两个人独住,而且在我出生前就已经搬来了。许许多多的人,包括妈妈在内,都不是很喜欢他们两个人,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外婆会夸奖他们,有的时候路过他们的院子,也会举起手对他们挥挥手。


外婆总是做些让人——让那些现实里面的无聊透顶的(外婆是这么说的)人出乎意料的事情,比如说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朝着底下的警察丢粪球(但是我觉得十分有趣)。


她说:“他们知道心才是最重要的,嚯,这比那些只知道性别常理的家伙好多了。”


性别常理是什么?我不明白,这个词语对我来说,理解真的是太难了。但是每当外婆对他们挥手,然后高叫着:“你不打算现在亲亲他吗”的时候,卡米尔会扭过脑袋去,而雷狮会挑着嘴角笑。


虽然这样还是很奇怪,但他们面对外婆时绝对会比面对其他人时温和很多。

这其中的原因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挥手,或者某些看起来奇怪的问话,这绝对是发生过什么的,我想知道。


外婆是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的,别人不会在警局里面抽烟,也不会半夜带着外孙女去爬动物园的栏杆。

但那的确是我难忘的一天,我甚至忘掉了在学校里受到的嘲讽和鞋柜里写满了肮脏的话的纸条。所以我喜欢她。



外婆不被妈妈那一类人(那一类现实的无聊透顶的人)喜欢,但外婆也在一部分人群里很受欢迎,比如……雷狮和卡米尔?或者是那个待人接物都很温柔的安迷修哥哥……就连嘉德罗斯也会在外婆的面前放小一些气场(但这或许是因为外婆在我身边的缘故吧)。



但是安莉洁只是苦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摇摇头。



这是正常的。

因为安莉洁搬来也不过两年而已。





4.


周末过完之后就是星期一。


我的噩梦。那些憋了两天没有见到我的人,一定很怀念给我的鞋柜里面塞带有很坏的话的纸条的时日。所以一放学我就得跑,我必须得跑,因为外婆不在,而妈妈和老师也只会要求我去“合群”,要我去集中注意力。


如果外婆还在,她一定会大声嚷嚷,她的爱莎(就是我)是没有问题的,她的爱莎的注意力都用到了正确的地方,因为我凭借记忆就可以复述出所有《哈利·波特》的故事,能概括出每个X战警确切的超能力,知道他们中哪个能被蜘蛛侠打败,哪个不能,也能闭着眼睛画出《魔戒》正文前的地图。

但是外婆不在,我也不想去变得“合群”,那会使我在不眠大陆的军队变得弱下来*。


迅速的收紧书包带子,我扭过头去,因为三楼学生蜂拥而出的短时间的阻碍,她们的步子慢了一下,因此我有足够的时间逃……


「呜……!」


跑。


接着我绊了一跤。


没有理会膝盖上的伤口,我迅速爬起来,没有拍去尘土,我只是紧紧的抓住书包带子,因为如果它松了一下,那就跑不快了。迅速的穿过操场,跑过走廊,我扭身奔过沙地,然后跑出校门。


但是如果爸爸再次接我迟到,我还是免不了挨打。


但是很意外的,刚刚一脚踏出校门,我就被揪住了书包带子。大脑混沌的不行,没去细想为什么她们这次这么快就追上了我,我用力的护住脑袋。

意想之中的痛感没有落在身体上,出乎意料的,耳边却响起了她们的尖叫。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再熟悉不过的脸——雷狮单手揪着我的书包,把我提了起来,他眯着眼睛看向那有些颤抖的对面那些人的身影,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你不是吧——就被一群鶸欺负?」他咋了下舌,「怪不得老太婆要那么拜托。」


我努力翻了个白眼,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靠着年龄差距说这句话会非常的帅气,雷狮对着那群瑟瑟发抖的小丫头(大概我也是她们中的一个,因为我也在发抖)比划了一个手势,他的笑更痞了——「都回去,回去?」


我有点愣,其他人大概也是如此。


「喂,你。」他扯着笑,敲了敲我的脑袋,「你们的课程安排……明天下午你是早放的吧?那就乖乖的马上回家,然后到我们这儿来。」


意思再简单不过了。

我的脑子大概是转的最快的一次了,他这是在邀我喝下午茶的意思,我应该是很清楚的。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女生能做的了她的什么主呢?但是我可以。

因为我有外婆,虽然我看不见她了,但她一定在不眠大陆,在密阿玛斯,等着我带回完成约定的好消息。





5.


我被邀请喝下午茶了。


妈妈不在家,乔治也没有来,仔细的把格兰芬多围巾缠好一圈,我踏下了楼梯。无视掉日常拿着棍子敲门的嘉德罗斯……但他却叫住了我。


「那边的渣渣。」


不想回头,但是会被棍子揍,说到底他也大不了我多少,身高却高的吓人(当然是相对于我而言),他最得意的一次大概就是外婆朝警察丢粪球的时候吧,那时候他混在人群里,对格瑞丢粪球。


「……」但他只是拄着棒子,我不知道我这时候说他长得很像孙悟空,他会不会打我,所以我就闭上了嘴。



「……你要加油。」

讽刺并没有落下,他只是摸了摸我的脑袋。


看着他的背影,我想,他和外婆大概也是相知的。


这是我第二次闯进雷狮和卡米尔的院子——以前和外婆穿过的不算,外婆在的话,那么去任何地方都不算闯入,在密阿玛斯,关门上锁可是大忌。但是外婆现在不在,这里也不是密阿玛斯,我不知道这还算不算是大忌……?


开门的依旧是卡米尔,像第一次那样,雷狮依旧懒懒散散的说了那两个字,然后把下巴抵在卡米尔的肩上。只是看清是我之后,他又露出了那个恶劣的笑了。


「哟,你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又会哭着跑呢。」


我索性扭过脸去,安分的从卡米尔留出的那一方小小的空地上走过去,进入他们的家。


密阿玛斯的骑士绝对不会输在这种事上,我很害怕,但是外婆和这两个人有关系,我想知道那是什么。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来到了这里,并且待到了现在都没有哭鼻子。

我想知道,为什么外婆会对我那样说,这两个人也是,一定是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去找的吧。外婆一向喜欢寻宝,所以我也喜欢。


于是我知道了他们的过往。





6.


雷狮和卡米尔是堂兄弟,但是他们却相爱了。

抛弃家里的一切杂谈,也不顾别人的厌恶目光,他们来到了这里,然后定居。而外婆是唯一一个愿意去和他们说话,对他们笑的。



「那群该死的性别歧视的笨蛋,就像警局里不能抽烟一样,条条框框都是些扯淡……多么政治正确!!」外婆说。

「警局不能抽烟真的是麻烦死了,我深表认同啊老太婆。」雷狮说。



然后两个人惺惺相惜的开始谈起了关于“警局不能抽烟”这条规则是多么扯淡多么让人感觉不爽。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外婆喜欢抽烟,外婆也讨厌规则。她曾经喊警察是法西斯分子,就是因为她不能抽烟,也不被允许打电话给她的律师。


「婆婆……嗯,婆婆是个很好的人,在爱莎你出生时,她从她的公寓里面翻出来,欣喜的问过我们能不能去参加你的满月宴。」


「我们当然去了。」雷狮挑挑眼角,慢条斯理的接上。


「打工的时候也是……或许我们真的是不太被认同……」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耳朵有点红,但卡米尔的表情明明就是那样,什么都没有变。我想这大概就是缘由?男人和男人不能在一起,在妈妈他们眼里这大概就是不可接受的,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所以我就这么说出来,卡米尔只是摸摸我的脑袋,很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曾经在附近的快餐店打工的时候,也被人找了麻烦,爱莎或许认识……?」卡米尔继续慢慢的说,「就是布里特……布里特·玛丽小姐。」


我当然知道她,外婆叫她“永远是我的灾星兼全职烦人精”。她总是一副吃错巧克力的模样,而且总是想要一切按照她的计划去实行,甚至还在到处宣扬那个根本没成立的租户协会的威名。


「点餐的时候,她似乎认出我了……」


接下来就是让人苦恼的事情了,我皱着眉头,我能猜到。因为布里特总是那个趾高气扬的模样,她平时就展现了一副完全不喜欢卡米尔和雷狮的态度来,她曾经很高声的喊过“那两个白痴”,但下一刻就被外婆丢出去的地球仪砸中了脸,我不知道那时候她是不是也是这么对卡米尔喊的。


「然后就大事不妙了……她一直要我出去,说我不应该呆在这儿……老实讲,我根本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那女人就是个神经病。」



是错觉吗?虽然他们是这么说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轻松了很多。


「你外婆刚好就出现了,我不知道我说没说过?嚯,了不起的老太婆。」他哼了一声,我不知道那是赞许还是在不屑。「她抄起餐盘就丢过去了……正中脸部,我都不知道她的准头这么高。」

他吹了声口哨,所以那应该是赞许。


「我不在卡米尔旁边,幸好老太婆在……」



我应该怎么形容呢?红茶很好喝。

安安静静的端着为我沏好的茶,我只看着杯面,沉默不语。



他们应该只打算说这些,可是,我还是想……


然后一封信就被递到了我的眼前。


卡米尔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眼睛里带有笑意,他就那么的——直直看向我。


「这是婆婆给你的东西。」


上面的署名简单极了,寥寥草草的写下几个字母,不是密阿玛斯的秘密语言,也不是普通话,而是一句英语:to  Elsa。


Elsa是我,我就是Elsa,爱莎。


慌乱的扯开信封,一张有些发旧的纸——为什么是发旧的纸?外婆总喜欢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就那样掉了出来。




[致我的爱莎骑士:

包歉,我可能要死了,包歉,我老了,包歉,我艾你。

你要包户密阿玛斯,包户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也会包户你。

要做自己的事情,如果那个老土头还要求你合群,拿粪球砸他,布需要手下留情。

要艾你的朋友,你的朋友也会艾你。

包歉,我艾你,我艾你。

见鬼,我第一次这么风狂。

但是我艾你,我为什么这么艾你,我十分十分十分的艾你,一百个永恒*的艾你。]




信很短,也有很多的错别字,但的确是外婆写的。


我抬起头来,朦胧之中,我看到了卡米尔手上再次摊开的一张纸,上面依旧是寥寥草草的几行字:


[致雷师,和卡米尔:

对布起,那个烦人精又在我的病方外面叨叨了,真不明白为什么她什么事都能扯得上关系。

包歉,我没力气拿那个仪器去砸她,它实在是太重了。

我爱你们。

包歉,包户爱莎好吗?]




我说不出话,但是雷狮越过我的肩头,牵起了卡米尔的手。


「嗤……老太婆,还写错了我的名字,但是这感觉不坏。」他牵着那只手,细细的在嘴唇上摩擦一遍,看着满眼泪水的我,笑了起来,但这次的笑容比以往都要温柔的多。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受欺负就揍回去,不高兴就哭出来。」他闷哼着,似乎很高兴卡米尔现在通红的脸,「老太婆一直说要爱着一切,要保护你……你这不是很幸福吗?小鬼就是小鬼——」

「我已经有了卡米尔,那么你呢?」

「其实是超想哭的吧。」




说的真是过分。


但是……

已经看不清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掉在了信纸上,我用力的摸了一下眼睛,却再也掩饰不住哽咽。


我想狠狠的挖苦她。我要叫她迟到的老鬣狗,那么她也会凶巴巴的回答我“那么你满意了吗?美人!”;我还要和她传纸条,用我们的秘密语言去写;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会一直去支持我,她坚信着不了解漫威漫画的老师不配来教导学生,正如她为了让她的外孙女忘记被欺负的痛苦,而半夜起床带她去爬动物园的栏杆一样。


——「与其因为被欺负而记住今天,倒不如因为外婆闯进一家动物园而记住今天这个日子。」




我失去了外婆。

但我也会拥有许许多多的,不一样的朋友,或许也是外婆的朋友。

我们都在成长,都在学会包容,学会去爱。

因为每一个七岁小孩都应该有她的超级英雄。

像在受欺负时威风凛凛出现的侠客,或者是现在温柔的看着我的这两个人。


我想对外婆说。

见鬼,我也是这么疯狂的爱你。

我爱你。






————部分解释————


不眠大陆和密阿玛斯都是外婆构想出来的世界。


*密阿玛斯:不眠大陆的国家之一,相传最好的故事都在这里。


*不眠大陆:有六个国家,在接近于睡着时的最后几秒,会有迷雾袭来,就能骑着云兽进入不眠大陆。


*暗影:相传最开始暗影是龙,但它们内心的邪恶和黑暗力量使它们变成了更危险的东西,它们痛恨人类和人类的故事,长久的痛恨使它们失去形体,被黑暗笼罩,这也是它们很难击败的原因。

它们穿墙入地,漂浮空中,并且残忍嗜杀,被暗影咬了并不会死,而是会失去想象力,这是比死更可怕的事情,想象力从伤口流出,年复一年,身体便会只剩外壳,再也想不起任何一个童话故事。


*呜嘶的故事:密普洛瑞斯的公主幼年时想和呜嘶玩耍,于是去拉熟睡呜嘶幼崽的尾巴,结果被咬受了伤,国王和王后非常愤怒,就把呜嘶驱赶出了王国,并且派赏金猎人去大肆捕杀,但是战斗力极强的呜嘶没有反击,而是躲进了森林。无尽战争到来,暗影杀掉了战士之国密普洛瑞斯的所有士兵,公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骑着白马把呜嘶请了回来,赢得了胜利,呜嘶担任了公主的私人护卫,守护着城堡。


*军队会变弱:现实中越孤单的孩子,他在密阿玛斯的军队就会越强大。


*永恒:密阿玛斯的时间计算单位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