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文野乙女】你的名字(上)

*大概一个多月前买了这个的小说吧现在电影上来了组团不刷还是人吗!!

 

*本来从77悲伤成了LL,现在莫名其妙又从LL激动成了77【bu

 

*中原中也乙女向

 

*这儿是高二临近二次月考的住校狗

 

*七七

 

 

 

 

***

        「……」

        「……?」

 

        你有些无言的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倒影。

        白色的瓷砖,深色的红木圆桌,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地摊,就连门口的装饰用盆栽都展现出了奢华的气息。或许是还没有睡醒的缘故,你对身体突然发生的变化并没有在意,迷迷糊糊的走到洗漱池前时,照映出来的人影却是那般的陌生。

 

       啊啊,这个样子,真是陌生呢。

       啊啊,这个身体虽然看起来不高大可是却意外的好呢。

       啊啊,这个脸,看起来真像个男人呢。

 

       ……

       ……男人?

       男人???????????

 

 

       真是羞耻。

 

       尝试着操纵这暂时归自己掌控的身体,提起摆放显眼的衣物,再三打量后,你还是决定穿上它。这突然发生的奇怪事情总不能把它置之不理,尽早找到解决的方法才是要紧事,撇开第一次接触陌生男性的身体居然毫不犹豫这个变态的话题不谈,最重要的是——今天还要上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指尖在衣物和身体的肌肤上来回游荡,纠结着从哪里下手好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手忙脚乱的丢下手头的动作手忙脚乱的扑过去后又因为自己的手忙脚乱在自己拿起那机器的下一瞬间就重重摔倒在地。

       所幸并无大碍。

 

       「啊啊抱歉其实——!!」

       「打扰,您今天的行程是要商谈,和您昨天说到的组织已经约定好了,只差您前来,地点是在商货大楼的下面,会有人接应您的,中原干部。」

       「啊啊……好的。」

 

        对方机械式的语言让你收回了解释的话,在那样的情况下只能用好来作为回答。

 

        中原干部?

        你发着愣,心情复杂的做完斗争,还是决定去赴约。

 

 

        ……总不能给这个身体的主人添乱吧。

 

 

***

 

        中原中也现在很想杀人。

        不管是从玩笑还是现实的角度上来说。

 

        一大早起床时入眼的是乱糟糟的房间,巨大的毛绒熊因为他的动作从床边跌落。头发因为并不是很好的睡姿而有几率滑进了后背的衣服夹层,痒痒的感觉。

 

        啊……

        头发?

        他的头发有这么长吗?

 

        目光下移,胸前那毫无违和感的凸起物落入眼底。

 

        「……」

 

        啊,是做梦对吧?最近的任务的确有点劳神,也许只是没有睡好而已。中原中也慢慢的躺回被窝,但是一条女式内裤从被窝里面被抖了出来。

 

       「……」

 

       他没有睡醒,应该吧。

 

 

 

***

 

 

       对面的光头黑西装男人的气场有点吓人——是很吓人。但你努力的板直面孔,你就会发现他的表情会慢慢柔和下去,然后,变成了现在这唯唯诺诺的狗腿模样。

 

       哈哈……啥啊这是???本来只是想要过来解释解释清除你不是他们的主子而已但是在你还没有说一句话的情况下就把你绑来这儿是在干什么啦!!!呜哇啊啊谁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谁知道那块地的重要性啦地理里面没讲这块啊妈妈!!!

 

       「……你要知道……」

 

       「我也只是按上头行事的,中原干部……」

 

       「其实……」

 

       「啊啊好的我明白了,那么就按照原来说的三分之一说吧!」

 

        「……算了。」

 

        完全沟通无力,你索性闭上嘴,不再说一句话。

 

        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字是中原中也,听起来貌似是个很厉害的高层人士……也许是哪里的公务员?你爽快的给他下了个定论,啊啊那么,今天的所谓商谈也只是两个公司之间的联盟性质那样子的会面吧?一直在学校和公寓之间往返,并没有接触多少其他东西的你感到有点兴奋。

 

       现在貌似是占了上风呢。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

 

 

       只是简单的思考了两秒钟你就毅然决然的起身,装出不以为然的表情对着身后的两个部下按照电视剧里的台词嘀咕几句,抓起一旁的黑西装大衣,你对着对面的人意味深长的勾起嘴角的弧度,然后离去。

 

       ——「我累了,今天就这样吧。」

 

 

 

 

***

 

        夭寿啦今天他没请假吧????

        回去后怎么解释???

        现在这瘦弱的身体能干些什么?胳膊软软趴趴没什么力气,他现在连一根柱子都揍不出几条裂缝来!

 

       中原中也现在感觉很不好。

 

       在他想要拆了房子的前一刻门恰时的被敲响,迫于形势所需他被那所谓的舍管阿姨迅速处理好然后赶了出来,走到门口时却被告知了没到放学时间禁止出入,接着,他只好去认认真真的上了一天的课。

 

        用着一个没多少力气的陌生女性的身体。

 

        好气噢,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从校门中一出来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自己,啊啊,是的,找他自己。不出意外的话,如果他寄宿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体,那么他的身体里面也应该是她才对。那么在商谈早就结束的时候,他应该会在家。

 

       然后,没人。

       没人。

       连个鬼都没有。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