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文野乙女】妄想者-梦野久作

*依旧是那个设定吧说这么多次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有种精神病患者的感觉(烟)















        「真是意外,你居然来上学了。」


        「哈哈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嗯,你的精神状态真是好呢。」

 

        「是啊!毕竟睡了那么多天呢!」




        你止住脚步,回过身来对着向你有一句没一句搭话的友人挽起袖子摆出显示肌肉的动作,在她愣神的一瞬间你迅速绽开笑脸。


       现在是你休假一个星期后,重返学校的放学的路上。



       「有精神真是太好了……毕竟一个星期前你的父……」


       「啊啊,糟糕!都已经这个时间了!我得赶快回去才行,弟弟还在等着我呢!」



       友人那稍显悲伤的面庞被你的下一句话冲击的粉碎,她错愕的看着你,在你要跑开的第一时间拽住你的衣袖,慌乱的声线无法掩盖。

       「……你说,弟弟?」


       真是奇怪……弟弟还在等着你呢,为什么面前的友人的表情这么可怕呢?


       「是呢,弟弟。父母出远门才是一个星期,那孩子就寂寞的不得了,今天也是,我离开这么久,他一定等急了吧。说不定又会像之前一样要我抱着才肯睡觉,真可爱啊。」


       友人只是浑身发着抖,喃喃着让人搞不懂的话。

       「你怎么可能……弟弟……父母……出远门……?」




       她跌坐在地,看着你离去的背影。




       小心翼翼的拉开家里的大门,你小声唤着弟弟的名字,一边换上室内拖鞋。

       「久作?Q?」


       那小小少年扑向你的身影是如此让你快乐,啊啊,这般内心充实的感觉,似乎和自己不久前所希望的有人陪着的愿望相叠合?那时候自己真是笨蛋呢,明明身边有着这么可爱的弟弟,却因为父母暂时的出远门而开始情绪低落。


       「今天想吃什么?抱歉,爸爸妈妈今天也回不来。」


       你有意无意的看向悬挂着的,只有三个人的全家福,不知为何,看到它总是让你心里发堵。上面并没有梦野久作的位置,那应该是弟弟出生之前照的吧?


       「什么都好喔,只要是姐姐,吃什么都可以。」


       黑白错杂的斑影深深埋入你的发间,你用力的回抱着他,嘴角挂起的弧度从未放松过。


       啊,你也是这样被幸福包围着。


       你这么想着,轻轻睁开了眼睛。





        眼底照耀的黑暗却仿佛凝固一切一般,无限的放大,放大……

        再放大。


        直至笼罩全身。





#

啊大概就是你的父母在一个星期前死去而在这期间你妄想出了根本不存在的弟弟梦野久作,顺便把这些难过悲伤忘了个一干二净的事情?

根本写不出来想的时候的那种感觉啊——!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