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黑白来看守所】关于越狱这个很小的事情

*啊这儿七七


*Uno视角


*食愉













       「怎么可能呢,我的乳头又不是粉红色的。」


       对着我突然的“相逢即是缘,所以来一发吗”这样带着骚扰意味的问话,七夕星太郎只是惊讶的问着「15号的乳头居然是粉红色的吗??」


       「啊,因为上次Jyugo他啊……我什么都没说。」


       我觉得关于乳头颜色这种东西和看守员讨论并不好,尤其是面对这个小白脸。但是貌似已经是晚了,刚刚那句话不就等于承认愣愣Jyugo的乳头是粉红色的了吗!!


       好在对方神经并不是细到那种对这个事情斤斤计较的人,那人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我继续发出疑问。


       「这样啊……可是11号你不是说了什么来一发……什么的吗?」


       啊啊,这样子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一半了吧??真好骗呢。这么想着,我清清嗓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部表情恐怕是连我自己都怕的凶恶至极,伸手指着他,理所当然的模样就自然的摆了出来。


       「那当然是在控诉你啊!这几天的杂志都没有给我拿出来的吧!!!」



       很好,对方已经开始慌张起来了。

       可以,对方转过身去了。

       完美,这样的话杂志就算到手?



       心下忍不住给自己点了无数个赞,激动的模样差点就表现出来,正当我决定横扫饥饿做回自己的时候,一只手适时的搭上了我的肩。


       噗——


       ??????????????


        啊啊,不会是……



        「你怎么出来的?15号呢?」


        严肃又正经的强调,啊啊这个声音!我知道的,是我们帅气逼人的小一啊!!??我努力希望刚刚心底里面拍的这个马屁也算数,微笑着,僵硬的回了头。


        「他撬锁跑出去了,门没关。」


        「……嗯,也就是说,那家伙也出来了??」


        不是,我说了什么??????等等等等其实我是从门缝里面挤出来的噢???????


        「唉呀小一!Jyugo他啊只是出去散散心的……啊不是……」

        手忙脚乱不知道比划了半天什么,我还是终于放下了手。

        「……我是说,我不知道。」


        「那你的意思不就是他也跑出来了嘛!!!」下一刻我的辫子便被毫不留情的扯住,向着某一方向被用力拉扯,踉踉跄跄的跟上去,前面是那人毫不留情的抱怨。

       「一个个只会添麻烦!我很忙的!把这当游戏吗??」


       是啊,这曾经还是我和Niko和Rock打赌的内容呢。但这种实话现在可不能说啊!老实讲我要死了啊!!!好痛?????



        「啊啊痛痛痛痛!!小一……要……要断掉了!!」

        断掉的是我的辫子,更用力一点,也可能会扯下一片头皮来。


        「谁管你!给我安静点!!」


        「可是很痛啊!小一!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噢是嘛?」


       也不知道我这些感人肺腑发自内心的话触到了他哪根神经,他放开了手中的头发。

       谢天谢地我的命根子!!!


       「是的,毕竟是小一,是体会不到这样的痛感的!」



       「……」

       「……」




        对视良久,那个人只是掐掉了烟头,然后重新拉起我的辫子——把我像陀螺一样甩了出去。


       动作果断利落,和刚刚沉默时的安静完全不同。

       但受害的可是我啊????


       或许这个时候我应该问一句??



       ——被看守员丢出去了,头被卡住,但现在求救肯定会死的吧,我该怎么办???







————

完全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大概是群里面的一些互动吧,那个Uno就是我

顺便打个群宣286787089来玩吗??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