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黑白来看守所乙女向】俘虏(下)

*背景为双方各为一国交战,囚犯俘虏设定

*我努力,一个星期突然卡壳







       「这是今天的饭菜……」

       你把手边的盘子推前,尽量的去无视他们所传来的奇怪的目光。那之中的含义你是相当明白的——那是你解释不了的东西。



        阶下囚们是在一个星期后集体出逃的。

        在那男人气势汹汹的下令把守好出入口,气急败坏的到处奔走的时候,你依旧是在那里,平时抱在怀里,仿佛稍一松手就会发生大事的枪被你挂在背后,双手紧紧的拽住枪带,你咬着嘴唇,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的反应。

        ——会被骂的吧……?

        但是负责这里的那个人只是叹气,正正胸前挂着的“双六”的标牌,然后转身离去。——「这不怪你,毕竟那几个家伙是很有名的。」

        「……」

        果然,那个家伙,带着他的同伴们出逃了。这是你意料之中的事情。在那天晚上所见识的Jyugo的神奇的技术,这算是证明。明明有出逃的能力却依旧待在这个地方,相比之下回大本营更是明智的选择。

        逃了啊……

        你叹着气,心中祈祷着这即将落入尾声的战争尽快的结束,但另一方面那怅然若失的感觉又让自己觉得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止不住想起那人的面庞。

        那天晚上你们说了什么?

        希望战争结束,希望可以回家,希望自己变得有用,变得强大。
        然后呢?
        想要有个朋友,想和人谈谈心,虽然很不切实际,但你想去前面看看,看看本国的士兵是如何作战,期望自己也可以帮上忙。
        再然后呢?
        他对你微笑,指指自己的伤口,解释着身为俘虏的辛苦,解释着自己那边的环境,因为特殊能力而备受瞩目的家伙是这样性格的人是怎么都让你想不到的。

        然后,像是互相为对方打气一样,你拍拍他的背,然后努力的,温柔的去拥抱了他。

        那时觉得无所谓的事情现在想起来却如此让人难为情,你擦拭着枪柄,却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在干什么?」

        ……好吧,看来他们是分开走的。
        你回头,拍上那人的脸。

        本该是拷住他的动作,手掌也因为这样的想法而微微缩成拳头,但却又突然的摊开,像是在做什么重大诀别一样,你推了推他的胸膛。

        ——「为什么Jyugo你……不逃走呢?」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平淡的反应,平淡的表情。
        偶尔附和几声同伴们的话,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外面——和你一样,盯着外面。
        也有激动起来的时候,只因为Uno的一句“不受欢迎”的挑衅便和他展开笨蛋一样的争论。

        在这样复杂的环境里面身后却融洽的像……兄弟一样。
        真是许久没有看到了。

        你就是不想,去把这样的人锁进冰凉的铁牢,而对方的罪行只是因为为了自己的国家而战。说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纠纷呢?在开战之前,两国也曾经有和平相处的时间的吗?既然这样,那是为了什么而陷入这样的悲伤中呢?

        像是带着宣泄意味的,你颤抖着去询问。

        「啊,你根本看不到啊,我的那边现在可是输得很惨呢。」
        「国什么的,我一开始就没有在意过。和我一直在一起的是那三个人,才不是那个国家这么伟大的东西。」
        「这样下去就算回去了说不定也有反叛的人把我送回来啊。」
        「既然是这样的结果,那么,我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在这里心安理得的待着呢,而且,」

        他挠挠脑袋,稍稍撇过了头。









         「这里不是还有你在吗?」






——
完全不知道写了什么屎玩意,跟主题偏离太多了!!!!!
啊……[远目]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