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黑白来看守所乙女向】赌徒

*七七,今天也在OOC的道路上疾驰。


*Uno乙女向。


*大概是插叙,话说插叙是什么来着。












       「Uno以前在外面说不定女人很多吧,」手里翻着新拿到的漫画书,听着身旁Jyugo所抱怨着的不受欢迎诸如此类的话题,Niko突然的,就这样问了,「以前越狱的理由都是出去约会呢。」


       他拨撩起自己编成的那一股双色麻花辫,显得有些自豪。


       「那当然啦!」


       「唉~那么那么多的人里面,有让你倾心的孩子吗?」


       他只是微微一愣,随即咧开嘴露出了往常的微笑。


        「说什么呢?每——个人都是被我倾心着的噢?」



        在他们遗憾的抱怨里面他只是保持着微笑。



*


        ——让我倾心到现在的孩子啊……

        ——还是有的。


        ——还是有的……



*



       他是什么时候被抓进来的?半年前?一年前?还是……更久以前?但是和你相识的那一天是比这更为久远的过去的某一天,这点他是有好好的记着的。



       那天是夏天吧?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周末。那时候他……他在干什么?啊啊,是和往常一样的,在娱乐会所里面赌吧?


       ……是在赌呢,那天真是很背唉。对方貌似比自己更胜一筹,那也怪自己的疏忽大意,出老千被他捉了出来呢。


       「……」


       幸好是出了那样的差错,不然的话,他可能就会与你擦身而过的。

       像所有这类型的少女电影一样,当他趁着逐渐阴沉的夜色翻过墙栏的时候,恰巧的,撞到了你。


       追兵似乎早就被甩掉,Uno起身,拍着身上的灰尘,在回头发出不屑的啧音后,回头,对你伸出手。


       「你没事吧,小姐?抱歉,是我太失礼了。」


       是学生吗?他想着。


       你有些措不出来词,按照平常的习惯你应该会回一句“没有的事,是我的错”才对,但这件事情——对于他翻过墙头砸中刚好经过的你的这件事情你怎么都说不出来那样的话,沉默几秒钟之后,你握住了他伸出来的手,微笑。


       「没有的事……啊啊,我是说!你不需要道歉,我没有事的!?」


       他只是盯着束手无策的你的表情,猜想着你的人际交往一定很糟糕,就连这样慌张的表情都不懂得收敛,事实上,从你的衣着来看就能看出来这些——规规矩矩扣好的制服外套,校服的短裙貌似也加长了那么几厘米,腿上包裹着的是有些土气的圆通袜。

       不提那些奇怪的人,但是现在英国女生们暴露性感的模样与你完全沾不上边。


       他只是微笑,小声的说了再见之后便转身离去,但衣袖处的布料却被你拽住。



       「那个,你一定很累,而且现在也是这样……嗯,很糟糕的样子,先把你脸上的淤青处理一下吧?」


       大概你们的相识便是这样。





*



       他闭上眼睛,经过一天的嬉闹那些家伙也有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睡不着,耳边的嗡鸣声响起。

       心烦意乱。





*




       「……」


       事情似乎是有点快了。


       他被你撞见了你所不太能接受的模样。


       纹身,烟酒,面前堆起来的金币,对面的人的脸上带着脏恶的调笑,恐怕自己脸上的更甚。


        Uno并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跑到那儿来,但那些已经不重要了。他看着你的表情变得呆滞,然后,明亮亮的眼睛里闪着的光芒突然地暗了下去。


       你是什么时候跑出去的?他又是什么时候跑出去的?


       手中的纤细手腕却透着莫名的倔强,他应该是要解释的,但动动嘴唇,一个字音也没有发出来。


       这是在干什么呢?


       下一刻便是腰间算不上有力的力度,你沉闷的声音从他的胸膛里传出——「我相信你。」




       声音在颤抖着。



       他闭上眼睛,轻轻的回抱了你。


       赌的地方多得是,

       但你只有一个。



       离开那个地方不久后自己便被抓了,自己的战斗力貌似真的是不高。

       








       他却依旧记得你的笑脸。


       在被抓的那一刻也是一样。





*


        「你们是笨蛋啦~!」


        他冲着熟睡的同伴扮个鬼脸。


        「为之倾心的女孩子啊。」





         「从一开始就住在我的心里了呢。」





——

不知道在写什么

混乱善良·jpg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