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雷卡】温酒

*狮妖雷x守护神明卡

*ooc有

*打算更新其他时突如其来的脑洞,短小注意






















0.

心心念念想要家人复活是骗人的。
苦命哀求情愿付出一切让亡者回归是骗人的。
濒死之人的下一步永远只能按照常理进行。


「如果我偏要改变呢?」
但你已经立下誓言。
「只为一人。」
万劫不复。





1.

地下人间总是要比常年的居所热闹上那么几分,在不知不觉中这似乎已经成了常理。熙攘人群,欢笑声此起彼伏,里里外外净是此处独有的熟烟香火。

有懵懂小童举着风车迈腿向前奔跑,只是稍不留意便和前人撞个满怀,卡米尔顿了顿脚步,大脑飞快运转,最后看了看那孩子有些发愣的脸,瞬间就束手无策起来——以往面对的只有大片竹林和茫茫雾气,交谈也仅止于飞落仙鹤的眼神凝视,与“人”的对话更是想都不要想,卡米尔僵硬着身体,最后只是拉拢了外衣斗篷,默默向后退一步。

——退不动,身后抵着的身躯阻拦了他的去路,雷狮索性绕过他的胳膊,理所当然的缠上那人的腰部,他把头抵在卡米尔肩膀上,眯起眼睛看向那个小鬼头,话还没有说出口,一声尖锐的冷笑自喉间发出,不知是因为妖物天生的魄力还是他自身的气场,引得那小童哭啼着落荒而逃。

又来了。

卡米尔冷着脸把那只不安分的手甩下去,偏过脑袋对上那人绛紫色的眼睛——瞳孔细长,虹膜上似也沾染了一丝魅惑之气,的的确确是妖。

「这么明目张胆,不怕我收了你?」
「如果你能早就那么做了,何必到现在还嘴硬?而且……」

雷狮偏要回怼,他故意拖长了声调,眼睛死死盯住卡米尔的脸——「三脚猫道士干的事情,用不着神抢活干的吧。」

除掉雷狮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好比他被人高高举起的身份,又好比雷狮本就高过他许多倍的妖力。卡米尔抿抿嘴唇,不语,抬起眼睛瞪了那人好一会儿,最终转过身去,继续自己的路途,没再理会身后那只吵吵闹闹的狮子。






2.

遇到雷狮只是个单纯的不幸而已。

他要前往偏南之地,履行这千年来自己作为守护神明的旨意,一板一眼的报告着近况,然后听着那些神的无聊扯淡——多半是互相吹捧,把实际的不实际的东西通通加在自己身上。人间的油腻圆滑在神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却也一点都感觉不到奇怪。

无尽战争之后的千百年和平也不尽然是好的。

离开自己居住的竹林的第二日他就在山下茶馆里遇到了这轻浮的家伙,那时雷狮肆无忌惮的坐到了自己对面,冷清茶馆里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也顾不得注意这边。

然后他笑了,眯起的瞳孔细长,卡米尔下意识的就握紧了身侧佩剑——虽然用不太习惯,但这种力量型武器握在手中总会有不知名的安然。雷狮盯了他好一会儿,最后放下手来,捧腹大笑。

——「你这家伙还真有意思啊。」

于是那个人跟随至今,倒是不知道这是意味些什么,卡米尔也只看一眼,继续自己的路途。

——「听说,这次的守护神明已经很久没有替人祈福安祷过了?」

他心中一紧,却没搭话。

——「赌一赌吧卡米尔。」
——「终有一天,你会为我祈福的。」

意味不明的妖物和意味不明的话,理所当然。
再等等吧,不管那人奇怪的发言,说不定到了百神殿,这家伙就自行离开了呢?

「……」

卡米尔侧身看他,但大型妖怪此刻揪住那路边人嘴炮打个不停,神色阴沉狰狞,如此行为看来……
不像个妖怪,像个强盗。

卡米尔心中定音,几经思索,最终还是倒回去几步,阻止了雷狮的强硬举动,他默着脸对那无辜百姓道歉,心中却不停告诫自己这只是守护神的职责。

两道身影,一低一高,一前一后,脚步相错。
有缠绵细雨落下,开明的视线迅速被薄雾笼罩,卡米尔叹口气,忍不住开口问他。

「跟在后面好好的,为什么去恐吓别人……这是妖怪的本能乐趣?」

嚯,雷狮吹个口哨,自己这么久以来的跟踪狂行径这算是得到本人的口头允许了?他好心情的勾起嘴角,然后懒洋洋的把手背在脑后,「那个长的粗制滥造还偷偷的看你,一看就没安好心。」

「……」
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下一句回应还未说出口,雷狮就已经拉过他的肩膀,脑袋凑近他的下巴,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他就要吻上他了,但雷狮最后还是把下巴抵在他的肩窝,扳过他的脸指着某一处。

「你看那边。」

丧乐低哑,有人断断续续的哭泣,哽咽掩盖不过细雨,苍怆悲凉的触感直达心里。

「该死的老天爷,该死的神明……!」
「范老爷明明是这么好的人……!」
「放尽天下歹徒,却保不住一个好人!」

卡米尔咬咬下唇。

雷狮看他,但最后也只是摆摆手臂,只身率先没入细雨。

但分明有一声清淡的“无聊”传入耳中。
是非生死,与他何干?
又与他何干。




3.

袭击来的突然。

那本是平静幽雅的一夜,凉月挂上天空,巨型的狮子强硬的把他抱在怀里,絮絮叨叨的说着许多事情,周围萤火相绕,蝉鸣不断。

圆润兽耳自发梢间窜出,卡米尔甚至没来得及反应,雷狮就已经把他翻转一遍,护在身后,两股力量碰撞,亮起灿烂的火花。狮子瞪起眼睛,发出冷笑。

「在这里居然有人胆敢对我出手……是顾不得实力上下,还是有意挑衅?」

守护神明虽神力强横,但并不擅长作战,平日也仅是为人民祈福祷告,卡米尔深知这一点,他相信雷狮也深知这一点。

狂暴的狮子模样与平日截然不同,獠牙四起,粗粗的狮尾环绕在腰间,好看的绛紫色瞳孔眯的细长,不经意间,重锤落入他的手心。

雷鸣缠绕。

有人影走出来,那温儒青年遥遥抱拳:「听家师所言,守护神已出山,在下匆忙赶来护送,却不想被这恶党抢先。」他转头又看向雷狮,「以上所言,还请你不要继续将他囚禁在身边了。」

卡米尔迅速抽抽眼角——囚禁??

看样子两个人应该是相识的。

「在下安迷修,是这里——最后的道士。」

中二道士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双剑自背后拔出。看着这一边,最后脚步一陡,倾身向前。

有蓝金之光自他脚下散出,雷狮握住重锤,雷电缠绕在周身,硬生生和那力量相触在一起。

卡米尔不是没见过道士收妖的情景,但是那也仅止于千百年前了。好在这次……他不由得四下看去,自己都没发觉的松了口气。
好在这次应该不会伤及无辜。

雷狮有多强?
很强,强的吓人。纵然是在这长长相伴旅途之中他也曾有知晓,无论是耳风,还是眼见。此次出行他从未收到任何妖物侵扰,即使会有也会因身旁这头雄狮而落荒而逃。

卡米尔抬眼,却又因那过激的光芒不得不避开视线。

不知道这次,雷狮会赢吗?

不知名的自信自胸腔之中腾然升起,卡米尔捏紧了手指。



但如果雷狮落败了呢?

冲撞声依旧,他却什么也听不到了。






4.

守护神明是为别人祈福安祷的,所以常年香火不断,更有甚者,会历尽艰辛,上山来拜。

子孙幸福,父母安康,婚姻美满,家庭和谐。

守护神明的神力是强大的,以自己这一方故土的情绪为养分而存活。

他生于这片竹林,长于这片竹林。典雅居所,仙鹤相伴,浅薄雾气旖旎缠绕,温儒红日会从这里升起。

——「你的心意上天自会知晓。」
少年的音调没有太大起伏。
——「你的心愿自会达成。」


殿下跪立之人颤抖着声音如此回答——「我想让父亲安康。」

那个愿望和一般的口头祝福是不一样的。
守护神明守护这一方水土,一方世界,从未改变,他的职责便是让百姓安乐。

于是卡米尔答应了。

濒死之人面色渐变红润,断断续续的吐息也恢复如常,年迈的干枯老者睁开眼睛,卡米尔转向身后。

——所见的不全然是感激的目光,浓浓的恐惧之色升起,几经兜转,最后转化为严苛的责骂之词。

但人是善变的。
一旦所知常理改变了固有的规律,那么嫁祸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一切都定义为恶吧。

——「守护神明大人以守护之意,怎可能会使用这种妖法?」

滔天而起的窒息感让他喘不上气来。自己所保护的人民对他加以刀剑,尖锐的目光通通汇集,最终成为一把利剑插入心底。

自此守护神明再也没有显露于世人之间。


——我要起誓。
——守护神明最后的祈愿已经送出,救助的办法无二,解开世间误会,亦或者去爱上某个人。
——但我不愿意那么做。
——最终结果也许会让我葬身于此,成为一抔黄土,但我无悔。


他突然记起了那日山脚茶馆之中雷狮的眼睛,狡黠又闪着光芒。
他曾说——

「终有一天,你会为我祈福的。」

祈福是什么呢?
是把自己的神力注入他的身躯,把世间美好的一切馈赠与他,那自然也会包括他自己。
神明曾经是爱着世间的。

莫名的心慌感充斥上他的心头,没有经过大脑思索,那两个字便脱口而出,饱含着自己的信念,和那些狡猾的自己根本不愿意承认的小心思。



「雷狮!!!!!」

间鸣的电光漏出,卡米尔分明看到,那双绛紫色的眼睛盯住了他。




5.

「……在下真的是十分的抱歉,没有知晓缘由就动了手……」

安迷修依旧在一旁束手无策的道着歉,双剑背负在身后,他远远的站着。

因为他那突然的吼叫使得雷狮分了心,卡米尔叹口气,自己是如何作想?怎么会上去替他挡刀,也幸得安迷修停手及时,否则后果着实难想。

「无妨……本就是误会一场。」
该有的客套还是得有,看着安迷修的表情他却又点想笑,这个狮妖平日是作了什么恶?教那人不分缘由就拔剑。

「那恶党他……」

剑芒冲击也多多少少让雷狮受到了伤害,他侧着身子躺着,厚着脸皮蹭上卡米尔大腿,最后又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推开。

「嘶……疼,疼。」

苦肉计似乎见效,卡米尔抿着嘴唇,也默许了对方的骚扰动作。雷狮满意的把脑袋移到他大腿上,舒舒服服的找个姿势躺好,然后别过脸来,毫不留情的给安迷修怼话。

「所以说你这个白痴真是过分,好端端的打断我们的蜜月旅程。怎么?骑士守则也不守着了?」

显而易见的嘲笑。

卡米尔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从见到雷狮的第一天起就很不对劲。一直在被这家伙降低的底线,许多奇怪的事情也被他先后许可。
从他一开始跟着,到现在这人满足的脸。


「……喂。」
卡米尔觉得有些别扭,最后从齿缝之间挤出的也只有这个单薄的称呼词。

那人的眼中有着整片星空,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陷进去了,无法自拔。

「怎么了?」

有点呼吸困难,他慢慢的伸出手去,身体泛起绿莹莹的亮光,在泛白的夜色之下格外的显眼。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觉得……」
「你赌赢了。」

脸上干涸的血迹慢慢散去,破败衣袖下的伤口也在缓慢的愈合。

守护神明会抱着爱意去为别人祈福,祈求着他可以获得世间美好,祈求馈赠世间一切。饱含的是爱意,是真心,所以理所当然的,被馈赠出去的,也包括他自己。

这次或许变成了独属于一个人的祈福,独属于他的馈赠。


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雷狮缓慢向上,反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天边开始变白,有一丝淡柔的薄红缓慢向上,金色光芒重新照耀在大地上,映照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紧紧相依。


太阳或许还是从那片雾气之中腾升的。

在雷狮吻上来时,卡米尔如此想。




6.

「百神殿呢?」
「不去了。」
「那竹林呢?」
「不回了。」
「我这算不算拐卖神明?这可是大罪。」

那人的眉眼分明是弯起的,卡米尔也轻笑出声,前所未有的喜悦涌入脑海。

「你说呢?」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