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穹胜/大二】前路

*两个旅行者的故事??
*是单纯的古设……道士穹x半妖胜?大二有
*胜儿不是全瞎的前提
*ooc有,注意避雷
*我打个广告!!!!852587304穹胜大二来吗呜呜呜呜呜呜呜











0.

惊雷劈下。

须臾之间狂风四起,雷鸣电闪只碰撞在一刹那间,那人缓慢抬起右手,指尖有几丝细小的光亮缠绕。

那是毁天灭地的气势。







1.

「选择吧,左还是右?」东方芜穹左右轮番指指,细想之后给出了自己的意思,「我觉得走左边好一些,你觉得呢?」

龚常胜没有答话,此时那半顶披索还挂在他身上,金发从草织物下悄然钻出,璀璨的像凛冬红日,但独独眼睛蒙上了一片死气——视野混浊总会让人心情不好,当事者如此,观者也是如此。龚常胜点点脑袋以示回应,犹豫着给了意见:

「那全凭师兄定夺。」

东方芜穹笑了,他伸手去牵龚常胜的右手——纳物指戒还扣在他的中指上,露指手套下露出的骨节分明,白皙漂亮,虽然早就知晓,但东方芜穹还是忍不住心底称赞一番。

不愧是半妖。
不愧是他的胜儿。

心底莫名其妙的私欲得到满足,东方芜穹指着前路,行囊挎在腰间,他收紧了外袍。

前方是千里行进之路,后方早已越过泥土远离万里家园。

旅途漫漫,人生常情。

旖旎之间也不过如此。








2.

「听说了吗?」
「听说了——」
「唉……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嘘,你小声点。」

闲言碎语顺着人流钻入耳朵,龚常胜皱皱眉头,眯着眼睛往那处吃力的看了好久,最终还是被人蒙着眼睛,强行的把脑袋扳回来。

「胜儿乖,看不得就不要看了。」

东方芜穹放下筷子,盯着客栈牌匾许久,才笑着端起一盏清酒,唇角勾起的弧度温温浅浅,他扭头,「在意那些又如何?」

龚常胜抿紧嘴唇,没有回答。

他们赶了一天的路,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整顿休息,为之后的行程做十足的准备,路途险恶,那就更不应为一些外界因素困扰心神。龚常胜自当明白这点。

他深知如此。但在入睡关门的前一秒还是伸手拉住对方的袖袍,费力的看了对方好久,才咬着下唇道:「……师兄其实并不需要为我劳忧。」

但明白不代表必须接受。

「如果不是因为……」



后半句话被及时的呛在嗓子眼里,东方芜穹揉乱身前人的一头金毛,说出的话却与这氛围完全不搭边。

「胜儿是想师兄陪你睡?」


「……」
对面沉默许久,用力关上了门。

里屋昏暗灯火熄灭,即使是隔着门板,他也依旧能清晰的听到那人翻身上床,呼吸声均匀。

东方芜穹没有回房。
他走下楼梯,在拐角处略一顿足,继而消失不见。


初见龚常胜时他还在东方道家,对这新入门的小师弟喜欢得紧,练剑修丹,每一件事他都要去凑热闹,现在回头看看,这或许还真的是东方芜穹为数不多的快乐日子。

只是世事难料,教人捉摸不透啊。



他嫌恶的看了一眼城墙上张贴的传单,字字句句间尽是权贵之家的磅礴臭气,恶心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他突然想起白日里那客栈牌匾上的题字。
“夜色清凉,小心物扰。”
倒是不知扰的究竟是何物。


「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身后有声音传来,东方芜穹笑一笑,回头望去,那人偏偏也是一副乐开花的样子,与前些年相比,似乎长高了不少?

他点点脑袋。

「许久不见,东方纤云。」






3.

「我可没听说小美人还在这里。」
「但我有听说蜀三路在这儿啊。」

对方毫不客气的回怼,然后被身边的白发猫妖狠狠一个爆栗。东方芜穹面无表情的端茶小啜,他身边那人的行动倒是快,率先一步跨上前拦下印飞星的手刀。

「不许以下犯上。」

「那么就像胜儿刚刚听到的……」东方芜穹拉开龚常胜拦着的那只手,好让印飞星一拳头安心揍在自家表弟身上,「我们还要在这里留几日,接下来的话,兵分两路——我和小美人去拦截师父的信使,胜儿暂时就和东方纤云在一起?」

这是个多余的疑问句,明知对方不会拒绝。印飞星仗着那家伙看不见,明目张胆的对东方芜穹翻个白眼。

「当然,如果你在期间对胜儿打什么歪主意……」东方芜穹笑着看向东方纤云,话还没接上后半句,身旁印飞星却笑得开怀:「那我就让你变成秃子。」

东方纤云打个哆嗦,连连拍胸脯表示会保证完成任务。

他停顿一下——谁知道这是第几次因为面前那人停下动作了?东方芜穹抬手把他耳边鬓发别到耳后,他的胜儿长得足够高足够大,已经不需要他刻意弯腰了,但他还是那么说了。

「等我回来。」


记忆之中似乎他也曾这么对他说过,龚常胜张张嘴,但什么也没说,他目送那两人出了门,然后坐在原位闭上眼睛,听着东方纤云不间断渡来渡去的步子。

「小云哥哥很着急?」


「啊?不……不啊。」东方纤云下意识的回头看他一眼,但他偏偏还是那副木木的表情。「只是你看啊三路,今……今晚天气真不错啊??」


龚常胜没有接话。
他朝外看去,夜色静谧,远处有幽黄灯火缠绕,红砖白瓦,像极了潜伏的妖物。
倒不知谁是妖物。







4.

初次见到龚常胜的时候……
「……」


东方芜穹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用力甩甩脑袋,把杂七乱八的东西尽数甩出脑海,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大脑放空,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心里惦记着的那座城池之上。


「哟,做噩梦了?」印飞星还好端端的坐在剑端,大风呼啸着刮过他的耳畔,他回过头来,看着东方芜穹的表情还是那么不讨喜,似乎是怕被误解,他赶紧补充:「我没偷看,我对你这绿毛龟做什么梦才不好奇。」

「……我那表弟满脑子的坑没被你堵上,你倒怎么也这样?」他笑道,故意动了动坐姿,显而易见的保护着那一点儿莫名其妙的慌乱。

「我听那个傻子说——」印飞星挠挠脑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酝酿许久才直言,「你没告诉那臭瞎子你的想法?」




「……」
「居然连师父的信使这种鬼话都搬出来,你不会连这个也没告诉他?」
「……」
「嚯,至于这么害怕吗?一路上躲躲藏藏,以前见你和人乱约的时候怎么没这么小心翼翼?」
「……」



许久得不得答复,印飞星甩甩袖子,有点愤愤的骂一句。

「你个懦夫。」

是说哪方面?是对胜儿过度保护舍不得他染上一点点的人间烟火,还是说这数十年来为自己不断寻找的正道借口?

东方芜穹摇头,没有答复。




溜进城池潜行入宫那一刻他心底里面庆幸了一下幸好跟来的是猫妖印飞星,而不是东方纤云那个二货,不然一路磕磕绊绊,他们还真的不一定能那么顺利。

他踏着宫殿砖瓦,压身掠过那一座座宝殿,经过那杂乱灰暗的屋子时东方芜穹停下脚步,下意识的抬眼看去,他盯着那暗处,大脑当机——那曾是东方道家的牌匾。


愣神片刻火光四起,印飞星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或许是刚刚的停顿让他跟丢了?但下一秒滔天的窒息感简直要压垮他,周围大火烧的奇异,舔舐着地面纹路将他包围其中。


东方芜穹不是傻子。
从那么顺利的潜入时他就应该多多少少察觉到一些了,面前的火光更是验证他的猜想。

是诡计吧。

只是不知步步为营,到了这里究竟是哪一步算错?

火墙破开一个小洞口,华贵衣装的男子踏步而来,他清楚的看到这衣冠禽兽身后步列其一的道士。

他长叹一声。
天下大乱,堂堂为首领袖竟也会因为这些妖物困扰。
不知可还有人记得东方道家?

「在下东方芜穹,久仰。」东方芜穹咧嘴笑道,他遥遥抱拳,火光冲天,让他看不清楚那人的脸色。他左右看看,自己这个举动让他想起了那天和龚常胜一起的时候。

那时候胜儿是如何说的?他似乎有点儿不太记得了。

「是来取回被你偷去的,龚常胜的眼睛。」

他顿一顿话,在对面那人挥手下令的前一刻向后踏去,那白色猫妖飞掠而来,红光挡在身前,印飞星一甩袖袍,竭斯底里的冲他吼一声:

「走!!!!!!!!!!!」






5.

又是火啊。

脸上明显的感受到了那窒息的灼热感,龚常胜依旧端坐原地。

瞎了的时候……自己现在也和瞎了并无二般吧。瞎了的那天,似乎也是这样?

龚常胜第一次见到东方芜穹时他才只十岁年纪,也幸得天赋算作上乘,致使东方道家破例收了他这样小的孩子。
那时候是怎样来着?
他似乎哭了,哭的撕心裂肺。也是那天开始他才明白妖物与人终究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他这样被那群道人穿的神乎其技的半妖。

天山雪狼,似乎是很厉害的东西,血液纯正的雪狼妖很少见,但他这样的半妖更少见,也得亏是这样,他与其他的同类远远不同,比如说,一头金发,再比如说,比正常妖物短了不知多少倍的性命。

龚常胜闭上眼睛。
在那之后大师兄就带着自己开始逃亡了吧,东方道家破败,自己也成为名扬天下的通缉犯。

「三路,蜀三路????」

东方纤云摇着腿坐在床上,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担心现状,房屋四周都贴满了符咒,有的已经烧焦了——这大概也撑不了多久。

「这个时候就没什么想说的?没一点儿好奇的感觉?」
「没有,大师兄说,小云哥哥脑子有坑,干什么事情都不值得奇怪。」他想了想,补充道:「而且,龚某不觉得你会害我。」

「……他都是在教你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能听得见外面官兵的叫嚣,哭喊着的人群,大火吞吃木制房屋的嗤嗤声……还有即使那没有看见,但也知道的,刀剑划过人的皮肉,喷溅出的鲜血。

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你就不好奇那个绿毛龟到底去哪儿了?」
「……?」

「嗯……!!」东方纤云咬了下下唇,他皱着眉头苦着脸想了好一会儿应该怎么跟这家伙解释,最后也只是上前,用力压了压他的肩膀,「不是吧你——我可是把飞星都借出去了。」


「你觉得,和他待在一起这么久,你都没想过为什么?」
「我脑子有坑——是是是,你们都这么说,但这次他干的这事儿比我牛○多了。」
「到底要不要这么迟钝啊你。」


「三路,你是怎么看我的……?」他泄了点儿气,愁眉苦脸的坐回原味,房梁已经被烧焦,但靠着那些符咒,硬生生的撑到了现在。

「是,小云哥哥,是恩人。」
「那你大师兄呢?」
「……」

他应该回答:“是龚某的大师兄。”,但是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东方芜穹是什么呢。
是他的大师兄;是会放弃和东方道家共生死机会,带他逃出来的人;是……

是什么?

他突然有点发懵,时至今日他似乎从来没有好好考虑过这个问题。

「……」

他应该发现些什么不对劲的。
从那日傍晚东方芜穹临走时对他说的话开始;从许久之前逃出东方道家那时开始;从初次见面时东方芜穹拦腰把他抱起,说着“师父,这个给我玩儿!”的时候开始。

自家大师兄风流成性,从来没有个规矩样子,但是那人第一次与自己相见时,他看着对方的笑脸,那句话就想说了。
——“真漂亮啊。”


「……师兄他们,在哪里?」
东方纤云明显愣了一下,但他很快笑起来,右手长开,随着指尖金光,墙上符咒尽数剥落,他笑道:

「那么走吧……我带你去找他。」







6.

前方是万里路——
龚常胜拢紧指尖,周身雷电缠绕,虽然看不清眼前的光景,但想必也不会让自己好受多少。

「那个杂种半妖出现了!!!」

不知是谁尖着嗓子这么叫了一声,下一刻便被雷电轰成渣滓,东方纤云皱着眉头摇摇脑袋不知在说什么,然后对他伸出手来。

传送符咒远比御剑飞行好用得多。不知他说过没有?

「大师兄去了哪儿?」
「找你的眼睛。」

他噎了一下,再无后话。

不知何时起妖物肆虐,在极大实力差距的现实面前,道家兴起,运用了这之间一点技巧的道人们自溢神通广大——这自然直接导致了攻守转变。妖物遭到大肆虐杀,无源故土,更无缘求活。

东方道家早就因此覆灭了。

歌颂的神明从未显现,但作恶多端的妖物却从未减少。

是这样吗?
「……」
是这样吧。
「……」

圆阵从上方倾泻,他看的见眼前红光闪现,东方纤云下意识抓紧他的袖角,然后顺着方向捏紧了他的手臂。

龚常胜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无需担心,小云哥哥若是想去,那就先去吧。」

他有他的想法,东方纤云也自有他的担心。东方纤云明显的迟疑一下,然后用力把他往前一推,背后的力道切切实实传来,土色纸张顺势贴在身后。

「蜀三路,别往后看。」
「一直往前跑。」


往前跑吧。
前方的路还远远没有断呢。







7.

下雨了。
火没有灭。

红砖白瓦,和那天远远看见的颜色一样,这可能就是他这种族的优势,即使隔了这么远的距离?
但这颜色也着实冷漠过头了。

头上半顶披索早就被打掉了,宽大外袍也因为碍事被扯开丢弃,金发暴露于空气之中,脸上猩红纹路浮现——特征太过于明显,这一路竟然无人敢拦。

「大师兄——????」

但东方芜穹不在这里。

「……」
是非因果,谁说的清呢?
谁也说不清。

他孤零零的站在大殿面前,一瞬间只觉得失了力气,早就应该去发觉的问题铺天盖地的劈来,龚常胜抿紧嘴唇。

谁走漏的消息?
谁放出去的话?
谁当初把他丢出去?
又是谁害他至此,害这天下妖物至此?

……穷途末路,没有尽头了啊。



「胜儿?」

龚常胜睁大眼睛,他缓慢的,缓慢的回头望去,灰暗的世界中,那抹绿色却依旧鲜亮。

——“那你大师兄呢?”

东方家的人都优秀的过分了,不管是皮囊,还是天赋,还是不该提的问题。
龚常胜看着他走近,没有任何的先兆,他跨前一步,率先伸开手臂给了对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那你大师兄呢?”

东方纤云想得到什么答案?
东方芜穹想得到什么答案。

「胜儿迷路了?那个混蛋,不是说过了要看好你的吗?」

——天下妖物穷途末路——

东方芜穹按住他的脑袋,语气中却是欣喜之情,他覆上龚常胜的眼睛,莹莹绿光从躯干上散发,有一点蓝色从他指尖流出,一点一点渗透进了手掌下的皮肤里。

「我找到你的眼睛了。」

他的视线变得开阔,从远处灰蒙蒙的厚重乌云,到眼前那人有些破败的钮结,目光向上,对方金色的眼睛正紧紧盯着他。


眼前的身影与记忆中重叠,那人的眉目,那人的身形——自己的倒影足够纳入他的眼底了。
那是东方芜穹,的的确确是东方芜穹。

于是他不假思索的向前靠近,嘴唇与嘴唇贴拢,一触即离。



——但东方芜穹一定是他的归宿。——



遥遥无期,漫漫长路。
天亮了。
该回家了。








8.

一夜过后,世间天翻地覆。

有人冲破牢笼,有人获得自由,有人重见光明。

妖物被世间接受还需要很久,但似乎已经无碍。两者本不相干,这本就是需要双方慢慢契合才能成为的未来——谁都不比谁有优越感,谁都不能阻止。


「然后呢?」
「回家去!我们应该到处闯一闯,反正现在——也没人敢拦着了!」
「那小云哥哥他们呢?」
「不用管他。他们跟得上。」

他迟疑着,头一次没有立刻给出反对意见。几经思索,龚常胜最终还是点点脑袋——

「走吧。」





————————
一点点瞎BB。
数一数从开始写到现在已经七个小时了,期间数数看我已经喝了13罐维他柠檬茶了!!!!!!!
我想吐。
是道士穹x半妖胜,道士云x猫妖星!这篇是给后辈的奖励,我要死了,我想打死他。一毫米的脑洞怎么写了二十厘米还没完的。
很喜欢这样的古设??妖怪pa怎么想都很棒,但似乎完全没有《【雷卡】温酒》那篇的感觉啊——
想创立这样的一个世界观。
天下妖物肆虐,而在这样的世界中,唯一能够降伏妖物的道士们一定很有优越感吧。
所以妖们会怎样?会被追杀,四处寻找逃生之地?被迫背井离乡,委曲求全,寻找生路?
“天下妖物穷途末路,但你一定是我的归宿。”
突然想到了这句话,所以基于此就写了……!!!!
希望看得懂吧……!!!

最后艾特后辈 @烛虫
吃粮吃粮,吃吃吃,吃死你x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