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兄坑七夕18h】七夕

 *激情短打


*游侠(?)的设定







0.


他披着斗篷。


印飞星抬头看看面前客栈挂上的牌匾,朱红木漆,黑色刻字,是上好的木材打造而成。东方纤云先他一步踏进去,半顶披索摘放在身旁长凳上,已经招呼小二上酒上菜。



那酒基本上是自己喝的,印飞星不沾酒,他是知道的。



「唉……」坐定没几秒时那人拉一拉他一只袖子,东方纤云对他挤挤眼睛,鬼鬼祟祟的给他打暗喻——这是印飞星说的,两人初出山门,自得该万事小心。


「八戒你说……刚才那些,是为什么……?

「再那么叫我我就把你踢出去。」



印飞星慢条斯理的酌一盏小茶,他知道东方纤云要说什么。


两人都是初出逍遥门历练,在早先的门派战争里面,自家门派结下的仇倒是不少,此次听闻大弟子和二弟子相伴外出,哪怕是伤了其中一人,也足够挫挫逍遥门的锐气了。


但是来行刺客被全部打趴,东方纤云抱着隔壁大树瑟瑟发抖,在事后给自家师弟点了一个大大的赞——这个动作印飞星想起来就要上火。



「不怕,来一个打一个。」


他自持练武奇才名号,天赋本事也自得不亏,如果说印飞星目前度过短暂的这么一点儿人生时光里最大的败笔的话……


自己怎么就栽在这么个家伙身上了呢?



他斜眼看一眼东方纤云,对面人正给店小二赏些小钱,打听着附近的情报,弯腰鞠躬的棕衣男子大概是想说些什么奉承话来讨人欢心,眼睛转几下,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印飞星身上。



「着实想不来这位爷生的潇洒,连娘子都这么好看啊。」



「……」




印飞星提起了剑。






1.



「八戒八戒,你别生气了……!!」东方纤云挠着脑袋,一时半会儿居然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寻思一下,小心翼翼的回:「起码咱逍遥门老二是真的好看……!!」



印飞星,再次提起了剑。



「你可闭嘴吧你……!!」拿剑捅人太不理智,而且这脑子有坑的混账明显还要和他继续走好长一段路,现在伤着了以后累的苦的还是自己。所以他改拿剑柄一段,用硬质剑柄痛痛快快的把对方抡了一圈。



「你怎么好意思说,一路上是我在打人采果子找路走,明明你才是大弟子,怎么这么没用啊???」


东方纤云看天,决定把这吃瓜路人的身份贯彻到底。


「八戒……?」对方一个狠厉的眼神甩过来,吓得他立刻改口,「我是说,飞星啊……」


「刚刚跟店小二打听过了,附近没有师叔要我们找的盒子,怕得是继续往南走走呢。」他挠一下脸,「但是这里倒是有个挺有趣的习惯。百媚那边姑奶奶不也来过咱们宗门几次?这个和她家乡那边有些相似。」


这不知道行不行的通,百媚教主似乎颇为中意他们两个,当初和逍遥渡影也提起再入百媚得她真传,那老前辈在各门派里虽不及逍遥门名声远大,但也是十分厉害,自己这师弟,颇为尊敬。


「过两天的七夕乞巧,镇子上要举行灯会的。」他眼看着印飞星要把那句“你的兴趣怎么越来越有女人味了”说出来,索性直接搬了师弟师妹做挡箭牌:「你看啊……!灯会,有好多东西呢,给师妹捎个花灯,给四师弟带个草蝈蝈,多好啊?」



「……」对方蹙着眉盯了他好一会儿,才松了口气的摇头,「……你想去,那么咱们就去看看吧。」


出来这些时日,也根本不差这两天。





2.



现在想来,自己明明是中意三师妹,现在怎么就栽在这家伙身上了呢?
这个问题似乎很有意义,但是作用并不大。印飞星扎好脑后马尾,看着房间桌上的披索,沉思几秒钟决定不去考虑这个问题。


「那么八戒,明晚见吧,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昨日谈话就被那家伙以这样一句话打断,印飞星试着敲了敲隔壁东方纤云住的房间,半晌没人来开门,他推门而入——那家伙果然不在屋内,但被褥还有些温度,分明是刚走不久。


那么忙,当初下山时迷路两个时辰时都没见他这么着急过。


印飞星看着桌上茶壶,细想一下,退出房门,跟店小二聊了几句之后离客栈而去,独身挤入闹市人潮之中。


这是他第一次下山,对山下许多东西,他也只在师叔周围转悠的那个前辈身上见过,彼时忍流光摸着他的脑袋,神神秘秘跟他讲了许多下山去的好处,末了才笑一下,跟他们解释他和师叔逍遥渡影就是在山下相识——他也在那之后加入逍遥门。



这么说起来,师妹当时是不是还说了浪漫什么的话?


没想到如今……


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东方纤云,印飞星吓了一大跳,但是心里还是快速的推算一下,他和东方纤云的相恋速度应该比师叔他们快。


饶是再怎么想去见那人也得等到晚上再说。印飞星慢慢走在路上,他这一身道袍长剑似乎显得突兀,但人们对他投来的视线又是那样饱含善意。


山下镇子百姓淳朴老实,孩童天真可爱,他心里面算了一下,四师弟叶昭昭估摸着和他们差不多岁数,倒是不知道那小子现在习武如何?他们已经离开逍遥门一个月,倒也不知道那些。



四周都是喜气洋洋,人们都好像在为了晚上的灯会做准备,印飞星逐一把他们看过去,心里面不由自主拿着门内四个弟子相处,拿那些他宝贵的记忆去做做对比。



都在。


一恍神时他已经沿着小镇边角走过一圈,印飞星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熟悉的客栈,天色逐渐转暗,他心思一动,抬脚绕过大门,往另外一边走去。


东方纤云就在前方。






3.



「去哪里了,看起来心情不错。」


他瞅一眼对方脸上写的明明白白的高兴两个字,没去搭理,他想了一下,然后反问:「你看起来更高兴,遇见谁了?」


「表哥!」东方纤云走在他左边,「好像是要往西去,路过这里,就带着蜀三路来看看。」


多半又是那个绿毛的老混蛋打算闹什么肉麻恶心的事儿了。印飞星向来与他不合,这梁子从很久以前的门派比试上就结下了。虽然没有打个照面,但是祝他约会失败还是可以的。



印飞星噢了一声,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完全没有半点花灯集会的模样——他当然不可能对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感兴趣,但是东方纤云向来说一不二,目的地临时改变也得该和他通知一声。


于是他皱了皱眉,对方却率先他一步看过来,东方纤云抿起嘴,笑得隐忍,他突然停下脚步,伸手拉住印飞星,强行扳过他的脑袋,一字一句的对他说着:


「八戒,我说过,我要给你个惊喜。」


唇角笑意蔓延,印飞星有点儿预感,他突然不太敢乱动,明明东方纤云依旧是这个模样,但他就是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于是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把他抱在怀里,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与此同时周围时间被迅速点亮,灿烂烟花从后方升起,一柱柱光束洒向天空,绽放出他所见过的,最美丽、最明亮的花。


那足以照亮他的世界,一如许久之前,还在孩提时期时,东方纤云摆着的笑脸,在下雨天对他伸出的手。


如此惊喜。



那是足够引导他走过当下,度过余生的光芒——东方纤云就在他身旁。


于是他也伸出手去,张开双臂用力搂住面前温热的躯干,他听见对方低低的笑一声,有呼吸喷洒在他耳畔,字字句句都是那样的饱含深情。



他说——





我爱你。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