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请看看这里!】

这儿铭!

绑画柒染,我生吃染哥。

文画双修,业余文手!本职是画手来着!(虽然文比较多)

长期接受点文……!!!我想让文风更好看些x

并不介意被日lof的,但是如果有评论我会更开心……!!!!

已经是大一狗啦,目前在拼命的想勤快更新,如果可以请催催我……!!

凹凸只存活于雷卡,基本算是退了。雷卡会写的——一直一直一直一直……!!!

以前是个乙女写手。

最近入了兄坑,主吃穹胜大二!但是逆着多多少少也吃,除了龚大其他cp都能接受的……!!!!

ps:如果想找我扩列玩请激情小窗???我会回的!

【文野乙女】十日换装的恶作剧

*就是想试试看这个

*脑洞跟那啥似得

*我在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在干什么

*我在哪儿

*我怎么知道我在哪













       ——「输了就是输了吧?」
       ——「难道说……」
       ——「小姐要反悔吗?」

       你苦着脸看着对面笑眯眯的那人,投降似得抱住了脑袋。

       「我明白啦……我做就是了!!!」



*太宰治

         第一日时是小洋裙。

         黑色的裙底,带着花边的泡泡袖,吊着水晶吊饰的缎带轻轻系在纤细的脖子上。你微笑着,像是带着期待的意味,忍着这强烈的羞耻的感觉,叠在裙子前优雅的手抬起,提起裙边将身体微微前倾。

        「太宰君,真是许久不见。」

        对方憋着笑的眼睛让你全然忘记了今天该扮演一整天大小姐的风范——回应那反应的只有落下的拳头和他放肆的大笑。






*中岛敦

       第二日时是泳装。

       「等等,为什么是泳装???????」

       即使背景是泳池,但你们两个还是快要吓cry了——因为这突然就露出度超高的服侍和完全没有过渡期的背景。

       「不是说好一天一个身份扮演的吗——!!!」







*国木田独步

        第三日时是休闲装。

        他坐在你的对面,整理文件一丝不苟的模样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然后……

        从早上坐到下午,接着从下午坐到晚上。

        「啊,等等……」
        他突然叫住已经收拾好包,有些疲惫回家的你,像是不经意的从怀中掏出笔记本一样——真的是很不经意的翻开它看看。

        「这是今天的计划之一……衣服很漂亮,早点回家。」







*江户川乱步

       第四日时是兔子玩偶服。

       「喂——小姐,你在哪里?没有你我回不去啦小姐——?」

       透过薄薄的棉料你拍到了他的肩膀,所以说既然怕走丢就别在你玩偶服的状态下来游乐园啊!!即使是兔子款式的服装但这里的兔子玩偶也太多了吧!!

       「哎呀?」他伸出手,反把你抱在怀里。

       「因为有这么多兔子呢,所以这样就不怕找不到了吧?」







*泉镜花

        第五日时是和服。

        「镜花,你看,现在我和你一样噢?」

         小小的少女看着你微笑的脸,低头,细微的应答声从嘴中泄出。

         「真的……一样呢。」







*芥川龙之介

        第六日时是JK制服。

        「嗯,那个……芥川先生……?」

        既然是制服那你也真的会好好扮演作为一个学生,提起装有小女生饰品的制服包,你按照平时的路线挤过人群,撩起只限定了一天做过轻微烫染的中长发,你回头,与他四目相对。

        「你这样跟在后面也太显眼啦……一起走吧?」








*马克·吐温

        第七日时是银铠骑士装。

        「为什么是骑士装啦……铠甲好重,好热……我受不了了……!!!」

        他揉揉你的脑袋,像是炫耀什么一样扬起笑容。

        「那吐温大人就为你写篇自传来当做奖励吧!」





*Q·梦野久作

        第八日时是睡衣。

        「姐姐!姐姐来讲故事吧!」

         他伏在你的膝上,眼底跳跃着光芒。






*陀思妥耶夫斯基

        第九日时是运动服。

        亮色的外套包裹着你的身体,可能是为了凉快,裤腿和袖口都被你挽起来,你吹响胸前的口哨,对着身旁的人下达指令:

        「哔——」
        「别看啦!笨陀思,再不锻炼就要变成咸鱼干了啊!」



























*中原中也

        然后,是第十日。

        胸前捧着的白色花束,戴在手指覆着白色手套那无名指上的戒指,头上被精心打理的头纱垂落,圣洁的白裙上染着不知名的呢喃,冰凉的液体滴打在上。

        「真是的……」

        身旁白色西服的男人皱起眉头,却温柔的牵起你的手。

        「你在哭什么呢,这不是你最期待的吗?」





——
所以说打着乙女的名号却在嫖中也
就是想嫖中也
他真可爱
我在写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在写什么。

评论(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