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铭有鱼

贵安,我是铭!

【雷卡】我的室友被坏女人缠上了该怎么办—完

*正文走【雷卡】我的室友被坏女人缠上了该怎么办

*cp为雷卡,学园pa,欢脱向,避雷注意,ooc大量

*紫堂幻第一人称视角,紫堂在我心里大概也就是吐槽担当了



















        大概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见证别人美好爱情的始末。

        首先大概是需要自我介绍一下的。我是紫堂幻,本重,大一,家里和我最亲近的是养的三条宠物狗,我给它们起名为“小斯巴达abc”。悄咪咪的重复一句:我是紫堂幻,姓紫堂。是当今那著名集团家嫡系的小少爷。

        说实话我有点不懂为什么一个集团里面还要分嫡系,呀,这么说起来我得解释一下:我进入的这所大学,是我完全靠着自己的实力被录取的。

        或许我天生的,就是有一些弱气。被所谓的堂兄弟欺负了个遍之后,脑内突然萌生出的“不行老子要离家出走我待不下去了”的想法迅速的被付诸于行动,于是在填志愿的最后一个瞬间,我改了目标,接着拿出了两辈子的勇气,收拾东西抱着abc离家出走。

        从今往后再也不用看见陆林好汉的丑恶嘴脸了。
        老子自由了。

        多年积压的憋屈一泄而出,我很快的联系到了和我同校的好友金,得到对方兴奋的支持后我愈发坚定了要做一个强攻的梦想。

        梦想是真的,但这个世界是假的。

        我被分配到了男子宿舍504。
        唯一的男性好友金在214。
        连楼层都不一样,一不小心就骂出了人。

        「唉呀……紫堂你和格瑞在一个宿舍,真好啊~我也想和格瑞一起。」
        「……格瑞谁?」
        「男朋友~」

        「……」
        我真的骂出了人,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这里大概需要解释一下的,我所在的寝室人人都很优秀(除了我);不论是所学专业还是社交能力都算得上一流(除了我);颜值高的不像话,想为他们生猴子的姑娘排到了校门口(除了我)。

        然后,又臭又长的前情提要结束,我拉开了那扇给了我一生黑暗的寝室大门。

        四号兄弟的故事就此开始。

        住了两天后我就有些发觉,我埋藏了一个星期的小弟本性貌似被这群真·强攻给挖的彻彻底底。听说当初学校的领导人们为了促进人才间的交流把他们跨系搞到了一个舍,现在想想领导人们可能是觉得这对普通学生不公平,所以才找了我这个废柴填进去好好学习。

        一号床的嘉德罗斯,除了叫嚷着渣渣、叫我跑腿、日常约架未遂外基本还算个正常人,被一个小学生欺负我也是没谁了;二号床的格瑞,除了金之外貌似没什么爱好;三号床的银爵,和我一样算是宠物同盟,目前为止我对他的好感度最高;五号床的安迷修,是个好人,第一天我被四号兄弟马上踢到的时候还是他帮我拦下来的。

        而需要特别提起来的,后面被娘娘剧烈骚扰,最终和自家堂弟相亲相爱在一起的四号兄弟,在我入舍的那几天,他不知道蹦跶去哪里弄折了腿,正打个石膏坐在床上打游戏。
        但即使这样也并不妨碍他踹我。

        笑着活下去.jpg


        「哟,卡米尔,那边还顺利吗?」

        四号兄弟举着自己的手机,调整了几个角度后把那金属器物固定,一改刚刚和安迷修互怼的嚣张气焰,脸上温柔的笑容简直可以拧出水。而我那时候,正在和银爵努力的磕着瓜子,然后把果实都喂给他的宠物仓鼠露卡莎。

        四号兄弟,名字叫做雷狮,标准的大爷,听说家里很有钱的样子,明明吊儿郎当的像个不良少年(好吧他就是)各方面却优秀的令人震惊,政法系,大一,单身帅哥,目前不约。

        听其他人的介绍,雷狮有个小堂弟,两个人的关系好的很,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运动,就差一张床一个系,但在雷大少腿伤限制了他的活动的这个期间,他的小堂弟却因事外出——在与其他学院交换生两个星期的活动中,他被选做交换生之一去了隔壁城市的大学。

        大概是为了尽到大哥的样子,在与卡米尔的视频通话中,四号兄弟永远都刻意的避开了他的事情,好叫他亲爱的小堂弟免去担忧。

        多么可歌可泣的哥哥啊。

        然后下一刻,雷狮挂上电话,嘟囔着:「有点饿了,出去吃饭吧。」

        我:「……」

        对上他看向我似笑非笑的目光,我认命的站起身来,去帮忙扶他下床。

        前面已经说过了,我的小弟角色被这帮混蛋挖掘得淋漓尽致。看看这群人错综复杂的关系,所以,在四号兄弟雷狮的腿伤期间,我被当做了他的御用狗腿。

        选我也是不无道理,比起这群所谓人才,还是我更会理家顾才,还是我更能照顾得周到,还是我最……说白了我就是里面最好欺负的那个。

        「唉,眼镜仔,你说,如果卡米尔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担心的哭出来?」

        安静了一道路后我突然被他这么问一句,努力思索着措辞的同时我倒更想打他——感情你打完电话叫我出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我并没有和卡米尔现实里面接触过,但是仅仅听着视频中他传出来的声音就知道,那绝对是个稳重又老实的男孩子。所以,哭出来什么的,是你自己妄想的吧四号兄弟??

        「说不定会呢,真想看看他的反应,毕竟,他可是我的弟弟啊。」
        「……」

        信息量突然有点大,我貌似反应过来了什么。而且他是你的弟弟这个事和你刚刚讲的东西没一毛钱关系好吗?

        刚刚脱离了三句不离格瑞的金,我现在又得面对另外一对了是吗?啊呀……如果这位大爷真的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的话,如果被他堂弟撞见我搭着他肩膀扶他走路都样子不是很糟糕吗?啊哈哈哈不会啦离卡米尔交换生回来还有六七天呢哈哈哈我怎么可能那么倒霉啦。

        事实证明是可能的。

        「……大哥?」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脑内突然一群草泥马狂奔而过,这个声音我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啊,雷狮每天打电话时都会把音量调到最大搞得隔壁舍以为我们在蹦迪啊!!!!!

        我笑了。
        雷狮也笑了。

        我慢慢转过脑袋。
        雷狮也慢慢转过脑袋。

        x的。
        还真是卡米尔。

        我们两个同时骂道。

        那时候还是春天,浅浅涩涩的青绿还没有来得及布满枝头,在没有课的情况下,学生们都会两两三三聚集在这中庭。在这样普通的背景下,那脸上还未完全褪去稚气的人,就那么站在我们的不远处。
        关于卡米尔的模样我是见到过的,但那都是雷狮视频通话中从屏幕上反射出来的呆板的映像罢了,完全不及真人的十分之一好看。他似乎是匆匆忙忙赶过来的,一手提着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深蓝色布包,另一只手拽住了围在脖子的那部分的红色围巾。黑色的头发有几缕黏在了脸上,藏进了围巾。

        「大哥你的腿……是怎么了吗?」
        「……不需要在意的,这只是不小心弄得而已,更何况卡米尔你不还是在交换生期间吗?」

        「但是,大哥一个字也没有和我提。」
        「其实我没什么问题,所以也不需要提,更何况舍友有帮忙的。」

        说完他用力的拍了我两下,力气之大让我整个人都抖三抖,然后跌进了堂弟同学吃人一样的眼神里。

        ……我能跑吗,我觉得现在没我什么事儿了啊!

        「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

        ……很好,我想给自己两巴掌。
        我在说什么啊????

        在我还没有开始手动打自己脸时对面那人明显叹一口气,然后迈起和我完全不同的稳稳当当的步伐,从我手里接过雷狮,向我道过谢后,转身离去。

        两个人互相搀扶,转身离去。

        看都没看我一眼的,转身离去。

        ……我是来干嘛的??

        酒饱肉足之后四号兄弟被安全的送了回来,然后絮絮叨叨他这一天是如何如何的好,至于在午饭期间被人盯上,至于盯上他的那个人就是后期的娘娘这件事,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我由衷的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

        但现在看起来,这句话也没什么卵用了。

——end——

小彩蛋(?):

       雷狮倪过眼角,看见了自家小堂弟微微颤抖的指尖。

       他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会突然回来,但仔细想想这几日自己的行动和身后永远都在嘈杂的宿舍环境,被卡米尔发现什么不对劲又似乎合情合理。

        「你在生气?」

        那少年给予了回应——他拽高围巾来遮住自己的嘴,又抽出手压低帽子挡住自己半边眼睛。似乎是确认了这样雷狮不会看到他的表情,卡米尔拽过雷狮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以减轻自家大哥因腿伤而不便控制的身体重心。

        「没有。」

        闷闷的声音透过围巾传达出来。

        雷狮没有继续发问,他抬头看看晚春那有些晴朗的天空,那让人心情愉悦的颜色被照映进了瞳底。他停下脚步,借着这个姿势更加用力的把大半个身子倚在身旁瘦小的那人的身上,然后,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大哥?」

        隐隐中视线触及到的有点模糊的黑暗反映出来的却是在不久前的哪一天,在心爱的弟弟入睡后,自己坐在他的床边,透过拉开的窗帘看向的晴朗的夜色,柔和的淡淡的光亮清晰的把桌上恰好翻开的某一页纸张上的文字反映。

        ——我喜欢大哥,无法自拔的,喜欢大哥。

        那时写下这句话的人至今依旧在自己身边。

        「卡米尔……」

        雷狮半睁开眼,脑袋埋进那少年的围巾里,炽热的吐息故意的喷洒在他裸露出的小片肌肤上,带有占有意味的,他如此轻笑道:

         「我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


——
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希望有写出甜甜的感觉。
也希望我写出来的这些东西能让人看得懂。
大概是前一篇里讲的事情之前发生的事。

评论(2)

热度(200)